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断首

大江山退治◆断首#
茨酒#

朱雀大道,灯火高悬,行人奔走呼号高声哗闹,面有狂喜。与百鬼夜行有何不同?此丑恶嘴脸落入眼内,是小人得色。

“听说了吗?大江山鬼退治…大成功!”

刺耳尖声不受控制,是情绪高昂时得意忘形,厌恶蹙眉,素手轻捋面纱,秋瞳盈盈递过一枚眼波,果然就引得贪婪目光,心下暗自轻嗤娇声问询,那武士便邀功似的将所知一股脑抖落出来,其中夸大轻浮惹人烦厌,却仍得耐着性子听

“……源赖光大人,亲手斩下了那恶鬼的头颅!是真的,他被斩下头颅后仍在发狂,幸而先前大人得到阴阳师指点,将他束缚了。还说什么百鬼之王……不过尔尔。”

闻言垂首,作低眉顺眼之姿态,引入暗窄深巷,在人心醉神迷之际狰狞露出恶鬼之像,尖锐鬼爪穿胸而过掏心以食,利齿咬破鲜美嫩肉引得汁液于口中爆溅,利齿染红咧嘴而笑,看他晦暗眼神中残存定格恐惧冷声哼笑

“区区杂鱼,也敢对吾王妄加评论!代价就是汝之性命!”

丢下残尸身化阴风而去,心中担忧不敢停步,却见大江山疮痍满目不复昔日风光,邱壑全无风流之色,魑魅魍魉跻身枯木,鹧鸪怨天,鬼火幽寂,残垣断壁上还有火烧焦黑痕迹,唯有庭中一株樱树幸遭此难。

去年今日,两相对坐,痛饮赏月,好不快活。如今却只物是人非,横云断水,黑云漫天。

心中已有不好预感,却还存怀侥幸,步入屋内远远窥得一双足不免心喜,人类满口谎言,果然不可信!

“挚友!吾…”

撩帘而入,却见他倚墙屈膝而坐,搭肘于膝头,肩头微塌,似乎不过小憩而已。只是那颈项处却露出黑红断面,血液凝结浓郁瘴气自断口喷薄而出,黑浊死气似要将整个大江山的生灵吞噬殆尽。

唇角僵硬,面上喜色尚还凝固眼中,显得有些可笑,肌肉绷紧一时间全身血液如同冻结。身躯微颤,脑内嗡鸣,五脏六腑绞在一道如坠冰窟,又似烈火烧灼。

竖瞳紧缩,周身瘴气狂乱溢出,黑火于指间窜动,嘴唇轻动浊气哽于喉口,终是未发一言,口鼻中血气苦腥,夕阳沉坠,血色余晖几抹涂于眼底。

额发遮去眼底阴郁,唇线紧抿暴戾神色一闪而过,双拳紧握,锐利妖甲深陷掌心,似感不到似乎痛意任由污血渗入甲胄。

远处有怨鸟啼血,声声断肠,幽山浮烛,夜如沼泥,百鬼呼号哀鸣,其声凄切,单膝跪于无头尸身之前垂首俯身,正如以往与其效忠之姿态喃喃低语

“吾于此立誓,定会助吾王重返辉煌……挚友,等吾。”

源赖光,源赖光…!

喉中溢出压抑低吼,将那人类名字低声念出,低沉嗓音森冷阴郁,利齿磋磨心中立誓要将此人剥皮碎骨啖肉饮血,毁其魂魄不入轮回,方解这断头之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