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胖

仗露恋爱脑,人老了就爱看甜腻腻谈恋爱,你爱耍帅你耍帅,我就甜,关你p事

吉良先生和他的猫

吉良吉影养了一只猫。

他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和所有社畜一样被上司压榨着所有精力,每天进行超负荷的工作,即使下了班也常常会接到额外的工作邮件。

但是当吉良吉影撑着伞走过社区旁的便利店时,他还是停下了脚步。

一只小纸箱,里面趴着一只小猫。

吉良不知道为什么从猫的脸上读出了“不屑一顾”的高傲表情,完全不像一只弃猫,啊……这表情看着真让人不爽。

吉良吉影想着。可他还是蹲下身伸出手,猫咪眯着绿幽幽的眼睛打量了他一会,然后懒洋洋地伸出爪子搭在他的手心。

很柔软,肉垫也是粉粉的嫩嫩的,而且好温暖。

吉良吉影抚摸猫咪光滑柔顺的白色皮毛,猫咪耸了下鼻头,舔了舔自己的前爪卧了下去,一副享受的样子。

“啊呀,您竟然能碰得到他呢。”

便利店的店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手里拿着猫罐头,他形容猫的时候没有用“它”,看来也是位爱猫之人。

“这个小家伙很凶哦,如果有人接近他,就会被狠狠地抓伤。我也是因为提供食宿才勉强能摸一下他。”

店员蹲在吉良吉影身边,尝试着伸了一下手,果然,白猫让他摸了两下后就扭头躲开了,还用警告的眼神瞪了店员一眼。

“你看吧。”

店员苦笑着耸耸肩。吉良吉影看着这只猫,忽然站起来:“我可以买点猫粮吗?”

吉良吉影养了一只猫。白色的,有着绿幽幽的眼睛的猫。

猫没有名字,吉良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取名,但是猫完全不认,吉良没有办法,只好每次都“那个”、“那个”地叫:“那个……不好意思,可以过来一下吗?”

就像在拜托人一样。

只有这时候猫才会理他。

白猫步态轻盈地踮着脚迈开小碎步,尾巴自然地垂在身后,他的尾尖有一撮翘起来的毛,看着让人心里痒痒的,想帮他压下去。

猫微微发力,很轻松地跳上吉良的膝头,他像坐上宝座的君主,仰着头检阅自己的领土。

猫耸动粉色的鼻头,没有闻到不好闻的气味,他安静下来,趴在吉良的腿上蜷成一只雪白柔软的团。

猫喜欢绿色的东西。他喜欢绿色的项圈,中间挂着铃铛。他也喜欢色彩鲜艳的东西,吉良的绿紫相间条纹衬衫经常被猫当成披风和玩具,猫灵活地从衣摆钻进去,再从领口钻出来,他很苗条,姿态优美,但吉良还是不想穿沾满猫毛的衬衫。

猫会掉毛是没办法的事,吉良并不会责怪猫。但猫似乎看懂了吉良一脸无奈地拍打衬衫上的毛意味着什么。

猫再也没碰过吉良的衬衫。至少没碰过吉良工作要穿的那几件。


(仗露点梗)神迹

小破车。来自点梗——青空之烬同人本+香取诗织美术生

链接走评论

天气开始渐渐转暖,露伴身上的衣服也开始越来越少。对此,仗助是有过不满的,男性的占有欲总是会体现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以至于露伴忍受不了的嘲讽他“小家子气”。

“和你这种土气又过时的家伙即使再怎么说,也不会明白时尚的定义吧。”

露伴冷冷地哼笑一声,可能因为站着跟仗助争吵有点累,露伴屈起一条腿,单手扶在露出的腰部上。因为重心偏移的关系,露伴一边的胯部提起,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精力旺盛的高中生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诱惑。

“你这家伙!”

露伴被按在桌子边有些恼怒地骂出声,因为刚刚没反应过来,露伴的尾椎刚好撞在桌沿,虽然并不是很痛,但是被冒犯的感觉还是令露伴感到异常不悦,他揪着仗助的脸颊问他发什么疯,对此高中生当然有合理的解释:“因为露伴穿成这副样子,明显就是在勾引我。”

这两天一直没更新,因为对象生病了,她心情不好我也心情不好,整个人也都没什么灵感。写也写不出个屁来。
然后今天陪对象去了趟医院,这个女人简直邋遢得要死了,虽然是因为发烧。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这点像个白痴一样,连看病挂号也能挂错。
一整天都在陪她,看她笑得傻的不行心里也莫名其妙挺高兴的。完全忘了要更新这回事。
明天还债,真的,一定还一定还。

漫画家和高中生的恋爱三十题16

16.不同的着装风格

漫画家喜欢穿时装,各种款式的鞋子摆满了鞋柜,用高中生的话说就是花里胡哨。

高中生喜欢穿高档西装和皮鞋,每次臭显摆的时候免不了被漫画家一顿嘲讽。

“暴露狂!”

“老土男!”

但高中生还是会忍不住偷偷瞟漫画家露出的漂亮腰线。

但漫画家还是在画册里留了许多高中生穿着西装臭嘚瑟的笑脸。

虽然他们还是免不了拌嘴和争吵,如同两条平行线一样看不惯彼此。

口口声声说着“我绝不会管笨蛋穿什么去参加成人礼”的漫画家亲自挑选了布料,请人帮忙为高中生定制和服,在高中生成年礼这天,他坚持亲手帮高中生整理羽织,即使他实在不擅长穿日本的传统服饰。

“老师也应该穿正式一点吧?”

高中生有点害羞地挠挠脸颊,紫色的和服和紫色的西装,高中生为漫画家别好金色的钢笔尖胸针,忍不住嘿嘿嘿地笑出来,即使漫画家一脸嫌弃地吐槽他好傻。

“这样不就是穿情侣装了吗?好高兴。”

漫画家看着穿着和服的高中生,大概已经不能那样喊他了,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他的恋人。

“笨蛋。”

漫画家不想承认高中生穿着和服的样子真的很精神也很帅气。

高中生不肯说他想看漫画家穿西装的样子已经很久了。

“你今天穿得很不一样。”

他们对彼此这样说着。像两条重合在一起的平行线一样,终于变得亲密无间起来。


漫画家与高中生的恋爱三十题15

☞写了两篇,可当成平行世界看。都是露伴性转,具体样子参考各位大佬画手的性转露伴。 15.性别转换(1)☞没有错别字,他和她是故意那么打的。 漫画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女人。 身边的恋人还没有醒,漫画家悄悄把被子撑起来往里面看了一眼,还好,都还在。 从男性变成女性的感觉非常奇妙。 下面空落落的,漫画家坐在马桶上发了一会呆,他的内裤是男士平角裤,但此刻穿在身上并不妥帖。难怪女士内裤会设计成那种样子……漫画家没边际地想着。 他,或者说是她,站在淋浴间里飞快地冲澡,指腹下的身体有了一种完全陌生的触感,好像那是别人的身体。直到热水兜头冲刷而下,她才后知后觉感到一丝莫名的惶恐。健康饱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和线条圆润的臀部,完完全全的女性躯体。 他变成了女人。 漫画家站在镜子前面,因为刚刚洗了热水澡镜子表面覆盖着一层蒙蒙的白雾,这让他暂时地感到安全,至少眼下,他不用面对她。但他去拿漱口杯,看见了她的手,中指有属于漫画家的茧子,但是在紧实的皮肉包裹下的骨骼是纤细的。他再一次产生了错乱感。那只手放下漱口杯,有些犹豫地伸向镜子,掌心贴上镜面,他感到彻骨的凉意。 微微挑起的眼睛,紧抿的嘴唇,即使那的确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但身为漫画家的直觉依然能让他准确判断这是女性的脸庞。线条柔和的颧骨,圆润的颅骨,以及略微内收的下颌线。 漱口杯落在地上的声音惊醒了酣眠的少年。 “怎么了露……?!” 高中生冲进卫生间,在缭绕着乳色雾气的空间里见到赤裸着身体的女性。他讷讷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 这大概就是高中生在初次遗精的梦境里见到过的漂亮女人吧。 明明脸上冷淡的不得了,可是高中生依然能从那双幽绿的眼睛里看见不应该出现的惶惑,反而让她显得更为动人。他不知道该叫她什么,或许他现在不应该出声。 “……我有点害怕。” 她慢慢地、充满了拖沓的犹豫地、低声地开口。漫画家不善于表达脆弱,他擅长收敛一切的软弱,消化反刍后将之诉诸作品,或化作坚硬而锋利的刺,和世界一切的痛击抗衡,他善于刺痛彼此,他惯于流血,可是她有诉说的冲动,她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像是两个灵魂撕扯着争夺高地,最终感性的那一个获得胜利,打开坚硬的壳,露出柔软洁白的内在,面对爱人,她毫无遮掩。 “我有点害怕。” 他缓慢地垂下眼睛,像在审视自己的身体,又像在躲避恋人的目光,她的袒露赤裸使人无措,高中生被一种奇怪的情绪击中心脏,在此之前他的恋人是驻守城池的将军,而此刻,她站在城后,打开厚重的门,探出头看他。 他的胸口发紧,像是梦游仙境的那只兔子,慌里慌张地跌跌撞撞试图往唯一的目的地冲去。他想呐喊,脚步轻快又沉重,最后只能发出长长的轻叹。这本身就充满了矛盾。 高中生冲向恋人,但他脚步轻缓,似乎害怕惊吓到清晨梳理翅膀上露珠的蝴蝶。拥抱是陌生的,又太过熟稔,他不知道她为何会感到喜悦,而这份喜悦冲淡了他心里的不安。 “仗助……” “我在呢,老师。” 他拥抱住了他。 15.性别转换(2) 漫画家一觉睡醒发现自己某些部位感觉不怎么对劲……为什么下面空落落的……? 他有点茫然地摸了摸,什么都没摸到。 哦好像什么都没有嘛,那应该没问题……不不不不对?!什么都没有就是最大的问题了吧?! 他猛地坐起来就想往床下跳,但是才刚刚掀了个被子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脚踝。 “老师你干什么啊?都说别任性了真是的……” 高中生仍然像个老妈子似的,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把漫画家赤裸的脚往被子里塞。 那是一双属于女性的脚。漫画家只要看一眼就能确定。 “关你屁事?!” 女人的声音。 虽然偏中性,还有些沙沙的低哑,但那种柔和的声线绝不会有错,那是女人的声音。 “老师昨天喝了那么多,还……做了那些事,今天就不能稍微乖一点吗?呐,露子也稍微有点身为女生的自觉吧?今天就好好休息一天,怎么样?” 漫画家差点被高中生这温柔的表情和声音闪瞎眼睛,这人谁啊?!叫谁露子啊?! 炸了毛的漫画家觉得不是自己没睡醒就是他在做梦,他不肯承认胸前莫名变软的胸肌和纤细的骨架是事实,直用满腔怒气的沉默负隅抵抗。 而没有意识到危机的高中生还蹲在床边满脸通红,眼神闪烁地继续刺激漫画家。 “那、那个……我没想到老师是第一次,我会负责的,嗯……总之,以后请多指…哎?” 纤柔的食指戳在高中生的额头上狠狠抵开,高中生茫然无措地对上脸色黑沉沉的漂亮脸庞。 “我说啊,你这家伙为什么没变成女人啊?!混蛋、叫谁露子?!还有这美女漫画家又是什么东西啊?!” 漫画家把床头柜上那本封面写着『美女漫画家』的杂志狠狠拍在高中生的牛粪头上,高中生沉默了一下,拳头猛地攥紧把那本杂志捏成了咸菜干。 “岸边露子你给我适可而止!” 拳风擦过漫画家的脸颊直直砸进他身后的床板,如果是平时,自己早就挨揍了,但是现在……看着漂浮在空中已经歪七扭八的家具,漫画家感觉还不如挨一顿揍。 “天堂之门!” 在阅读了高中生的体验后,他确定和眼前的东方仗助交往的一直以来都是女性岸边露子,也许是时空偶尔交错,漫画家终于死心 “……当成奇妙的体验好了。” 他没由来地笃定着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他的恋人还在等着他。

构思里吉良的话

露伴先生,我早就想见见你了。并不是你找到了我,而是我来到了你的面前。
这可不是什么巧合,是命运的安排。命运总是站在我这一边。
在东方仗助来之前,我都不会杀掉你的,所以你可以继续你愚蠢的攻击。
你的天堂之门对我是无效的。
要逃吗?露伴先生,你逃不掉的,看见了我的真面目的人,没有一个能逃掉。
既然你们都在打扰我平静的生活,那么就请一起消失吧。
真是令人感动,明明手臂已经断了。手指都碎成这样了也不肯放弃吗?这样子就再也画不了漫画了吧?难道东方仗助比你的漫画还要重要吗?

(露仗)一次有预谋的旅行

荷兰的郁金香举世闻名。

他说如果能和老师一起去看郁金香肯定会很开心。说这话的时候,他睫毛低垂,微微下坠的眼角看着过于温顺。明明笑容温柔,可丝毫不见刚才那股子结结巴巴的兴奋劲。

垮下肩膀就好像只失落的大狗,如果有尾巴一定会相当沮丧地扫来晃去。单纯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起他的母亲,东方朋子。

这家伙的温柔天真一定遗传自那位令人尊敬的女士,奋不顾身扑向火焰,又温柔而沉默地承担所有痛苦。

“仗助以后就拜托您了。”

看,其实我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预谋已久。就像在战斗中愿意把性命交托,我得承认这家伙简直就像阳光下的钻石一样闪着星辉一样的光芒,该死的引人注目。

荷兰的郁金香果然很美。

暖金色的阳光从天穹高高地泻落而下,跌进鲜艳柔软的花碗里,溅起浓郁的芬芳。一望无际的花海,有着印象派近乎壮丽的柔美。
他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看起来傻乎乎的,我尝到他嘴唇上的味道。

“笑什么?”

“嘿嘿…好不可思议哦,我竟然真的和老师结婚了。”

“白痴。”

“老师竟然会有荷兰的合法居留,好厉害!”

尽是些毫无意义的废话,这个笨蛋。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站在人身边才发现他的个子又抽高一截,指不定以后能比承太郎先生更高啊…真是叫人嫉妒,这小子。有点不爽地仰起头,和他对视太久脖子会酸,索性伸手一把拽着他的项圈上的拉环把人扯低。

虽然嘴上抱怨着求婚竟然用项圈也太过分了,但是最后还是乖乖戴在了脖子上。

“这可是专门找人定制的,别不识货。”

屈指敲在他的额头上,看着他捂着被敲的地方夸张地喊着“好痛好痛”,但是那双眼睛里尽是笑意。

那双眼睛。

温柔的湛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泛着令人着迷的幽紫色光点,他瞳孔中有火焰,翡翠绿的火焰。惊心动魄的,寂静无声的美,流动着像灼热的岩浆浓稠地滑过。

但我更清楚这双眼睛的另一番风景。

失去了所有光彩,被泪光水色充盈,睫毛沾湿可怜兮兮地颤抖着,半睁着无声诉说着更加难以启齿的、无度荒淫的渴望。

也许是自己的眼神过于露骨,那张端正俊朗的脸上露出少年人才有的羞怯神情,漂亮的粉色薄薄地在他的脸上晕开。

上帝在他身上从不吝啬好东西,他被塑成,然后从太阳中走出来,像一尊出自大师手笔的雕像。

是我的。

这个有着温柔灵魂的少年。

是我的。

十指交扣,温暖从指尖一直流进心窝。我爱他,如同爱我的作品,我想将他捧在掌中,放在心窝最柔软的一方。却更想把他撕碎,再一口一口吞下。指尖从他的皮质项圈滑到他的侧脸上轻抚,他露出依恋的笑容,我的爱人。

我的一生的伴侣。

“项圈跟你不是搭调得很吗?来,叫一声。”

你是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

他对我说晚安。

语气柔软,带着少年独有的黏黏糊糊的鼻音,好像在撒娇一样。明明都已经困得眼睛也睁不开了,还乳狗似的凑过来,埋进我的颈窝里,用鼻尖蹭蹭我的肩膀。那上面有他前不久刚刚咬上去的牙印,此刻皮肤发烫,仍在隐隐作痛。

真是狗一样,还缠人的要死。我这么在心里抱怨着,偏偏又压抑不住那一点不屈不挠非要从心底顶出来的甜蜜。

什么啊……到底是怎么会搞到这种地步的。

在我怀里的家伙已经安然入睡,看起来一副无忧无虑的讨厌模样。睫毛很长,鼻梁也挺拔笔直,总之,是美男子的长相。目光落到那张饱满的嘴唇上,微微撅起来,看上去就非常柔软。事实也的确如此,毕竟不久之前我才刚刚吻过那张嘴唇。

脑子一片混沌,但的确是答应了他荒谬的请求。被那双流浪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盯着,拒绝的话无论如何也没法好好说出口。

他睡着了,在我怀里。

我不知道是第几次确认了这个事实。明明是讨厌的家伙……可是喜悦的心情没办法无视,在听到他说“我喜欢你”的时候,心脏在怦通怦通狂跳,大声到让我怀疑是不是全世界都能听见。

面红耳赤,血液逆流,即使勉强想要故作冷静,唇角还是没出息地翘起来。真是该死,这莫非是什么替身攻击。

这时候吻他也不会被发现吧。

乱糟糟的大脑里跳出这样一句话,清晰得让人不自觉要去行动——

温热的嘴唇微微张开,呼吸间吐出湿热的气息,唇瓣交叠时通通被我吞下。顺着牙齿间留出的一丝缝隙,触碰到柔软的舌尖。舌头经历了一场偷偷摸摸的短途旅行,此刻正甜。

偷吻应该承认吗?当然不。

亲吻不是面对面交换气息,哪有什么意义。

一晌贪欢被屏蔽了。得了,等我开完车一起发吧。这次是香取诗织的点梗,美术生那个。

Rg老师今日也在杀我。求你们都去品品原图。太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