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语c]调酒自戏——教父

如果你到过意大利,亲爱的。哦是的,轻佻的玫瑰花,妖艳的金发女郎还有足够绅士优雅的黑手党。
挺拔的脊背靠着小牛皮沙发,雪茄和皮革,巧克力和甜点,如同威士忌的馥郁芳香混和杏仁利口酒的甜美,浓厚而美妙。
他当然不会亲手握枪。香槟杯显然更适合他的高贵,实木手杖才衬得上他的从容。
站在权力巅峰的教父,鲜血不会弄脏他的鞋底。
古典杯填上八分满的冰块,我想我能用鸡尾酒来诠释这样的美妙感觉。
小摇杯安稳地放在吧台上,苏格兰威士忌才配得上高贵的血统,量筒显示十五毫升的精密计数,分毫不差的缜密才是一名调酒师该有的严谨。
这时候的我真是帅极了,不是吗?提起嘴角,眼前的杏仁香甜酒散发甜蜜的芬芳,棕褐色的酒液是那一双谦和温逊的双眼,鼻音浓重的贵族腔调语气虚假到理直气壮。
基酒当然不需要繁多,只要底子足够醇厚,一样可以足够炫目,你看,它以他为名。
用吧叉匙轻搅几下,古典杯中的冰块终于被酒液浸润,偶尔冒出一个细小的气泡,安静地飘起然后消失。
一串红樱桃于杯口,那不是暧昧的挑逗,而是致敬的献礼。
咖啡色杯垫和纯黑托盘,最精美的礼节让我做满全套。
才不辜负你的庄严赞礼。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