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一百个吻4

第四个吻

    “又是这个江左盟!”玄衣男子气的将桌上茶盏一并挥到地上,下属传来的密信被撕得粉碎。
    “帮主,是时候了。”身着青衣的瘦弱青年手执一柄折扇,从重帘后缓缓走出。
    温雅出尘的面相,竟与当今江湖中势头正盛的江左盟盟主的面容有着四分相似——除了那双有些许阴鹜的眸子。

    “阁主,梅公子回来了。”
    蔺晨停下了斟茶的动作,抬眼瞟了那褐衣下属,唇畔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
    他搁下茶壶站起身,走过那下属的时候轻佻地勾起那尖俏的下巴:“辛苦了,带我去见他吧。”
    褐衣下属表情未变,恭谨地后退一步,转过头带路。
    及至前厅,梅长苏正端居客位敛袖品茶,看见蔺晨来了便站起身迎了上去,却被蔺晨一把扣住:“你说你个病秧子,还跟我玩儿什么凡俗礼节?”
    半是责备半是担忧的语气让梅长苏微微一愣,旋即笑起来:“放心,我今日已感觉大好了。”
    “哦,是吗。”蔺晨把梅长苏按回原位,眼角瞥到茶杯里的茶叶不由得拧眉:“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喝绿茶。你怎么就是不听?”
    “下回不喝就是了。”梅长苏也不在意蔺晨的唠叨,只将茶杯推得远些。
    “哼,答应得好听,你说你哪次不是说一套做一套?你说是不是啊,小红?”蔺晨抄着手回头瞥了眼站在他身后两步之遥的褐衣下属。
    被称作“小红”的下属手指微动,垂头欠欠身体表示赞同,蔺晨满意地回头,拍拍梅长苏肩膀:“你要的东西已经备好了,我让小红给你拿。”
    梅长苏点点头,小红躬身行礼而去。
    约摸半盏茶的功夫,小红回来了,端着的木盘上摆着一本蓝皮账目。
    “喏,你要的江左盟今年的收支情况的整理,江左盟近年越发壮大,要做这个整理可是费了不少劲。”
    蔺晨把账目丢在桌上,梅长苏急忙拿起来翻阅。
    “这……”越翻到后面越眼熟,梅长苏悚然一惊,慌张抬头,蔺晨却是一脸气定神闲的笑容:“这定鸿帮的收成是越发差了,‘百面书生’不想着如何替帮主度过难关,倒来本公子这儿装神弄鬼,岂不可笑?”
    “你!”
    “梅长苏”脸色忽青忽白,终究是颓然跌在原位苦涩道:“不愧是琅琊阁少主,果然聪慧过人。不愧是……我喜欢的人。”
    蔺晨表情一僵,就像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他不经意地瞟了一眼还站在原处的小红,心里暗暗叫苦不迭。面上却仍是风流潇洒:“好一招偷天换日,可惜,你扮谁不好,偏偏要扮成梅长苏。”
    “我不知是何处露了破绽。”百面书生剥下人皮面具,露出那张与梅长苏有几分相似的脸。
    蔺晨古怪一笑。
    就凭你这假货进了前厅,还坐在客位,喝的更是长苏最不喜的碧螺春。更何况……正主就在眼前,我要是认不出,岂不要被长苏打死?
    “定鸿帮主想若是你败露,手上仍有长苏为质,大不了撕破脸皮为江湖人嘲笑,堂堂大帮派,却强留一介文弱书生。”
    蔺晨摇了摇折扇,抿唇一笑,“他可真当这江左第一盟的名号是白叫的?又或是把我这琅琊阁当成了无用的地方?”
    说话间黎纲和甄平携着飞流一道入了前厅:“宗主,定鸿帮已灭,这是帮内的大小账目。”
    “好。带他下去吧。”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小红”此刻却是开了口,他没有去看百面书生瞬间睁大的眼眸,亦没有在意那人连声的高喊“不可能!不可能!”。
    梅长苏剥去了脸上的人皮面具丢进蔺晨怀里,连个白眼都懒得赏赐便转身去了内阁。
    等蔺晨辛苦半晌收拾了后续工作,颠颠儿地跑回内阁时,梅长苏早已沐浴更衣完毕,斜倚着美人榻看书品茶了。
    “长苏……”
    “蔺少阁主,百面书生可是江湖上数得上名号的人物,蔺少阁主好大的魅力。”
    “不不不,哪有江左梅郎的名气高。”
    “哦?在下可不认得什么江左梅郎,蔺少阁主不是叫在下小红来着?”
     蔺晨摸摸鼻尖嘟哝:“红梅如火,不就是小红么。”
    “啪!”一本书被丢到了蔺晨脸上。
    蔺晨死皮赖脸地凑过去,硬是圈着美人儿的肩膀亲了上去。直把人亲的面红气喘,软在他怀里再没有讥讽他的力气。
    “长苏,我好想你。”
    “哼。”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