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GL]温

阿涟的爸爸去江南出差,给阿涟带回来一把油纸伞。青伞面,细竹叶,疏落有致地铺了半张伞面。
阿涟欢悦地笑,带着小女儿的羞怯:“谢谢爸爸。”
阿涟爸爸慈爱地揉了揉阿涟细软的发,看着她仍像小时候一样内向害羞,心里软软的,却怕女儿受欺负,又是喜又是忧。
油纸伞被阿涟珍重地摆在床头柜上,竹子做的伞骨,青油油的,叫人心生欢喜。
学校的艺术节,阿涟要表演伞舞,道具准备的久,却在临赶着上场的时候坏了。
阿涟急得想哭,白净的小脸上写满了焦急。
“喏。”
低垂的眼忽然捕捉到一把青色的油纸伞,阿涟抬起头,愣了。
一双墨玉乌金似的眸子,点染了清冷的水光,像是雨后的新竹,又纤柔,又挺拔。雌雄莫辨的容颜,青色的长衫下隐隐透露出女子才有的柔美曲线。那人抿着唇,淡淡地看着发愣的阿涟,眼里飞快地掠过一抹笑意。
“啊?啊!谢谢!”来不及多看,阿涟接过伞急匆匆上台。
站在舞台上的温婉少女,穿着蓝布裙,长长的麻花辫垂在胸前,轻盈地举着伞舞动,腰肢轻软,是石板桥边的杨柳。
恍然若梦。
阿涟下了台,左顾右盼地寻找那个送伞的人,终于在一角找到那个纤长身影,她望过去时,那人正弯起唇角,眼神静静地看过来。
岁月静好的模样。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