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我欲与君归[大结局]

    苏哥哥最近很不对劲。飞流下了如此一个肯定的结论,但是他不知道怎么让苏哥哥开心起来。
    “苏哥哥,吃。”飞流把自己最心爱的甜瓜省下来给苏哥哥,但是苏哥哥只是笑笑,揉乱了飞流的头发:“飞流长大了,苏哥哥很高兴,甜瓜自己吃吧。”
    可是苏哥哥明明不高兴。飞流看着苏哥哥的眼睛,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的难过都快要溢出来了。飞流知道,因为坏人不见了。
    自从蔺晨将冰续丹交给梅长苏之后,他人就不见了。
    梅长苏表面上一切正常,只是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久,气息也越来越弱。有时候如果黎纲甄平他们不注意,甚至没发觉宗主正坐在某个角落。
    不知为什么,他们就想到一个词——行尸走肉。
    他们急了,越发疯狂地找蔺晨。可是蔺晨如果想要躲,就很难能找得到他。直到江左盟的属下再一次回报没有蔺晨的行踪,梅长苏才终于知道,他把蔺晨弄丢了。
    他不止一次回想起,在他喊出“梅长苏的使命已经终结了”蔺晨那不敢置信的失望眼神;蔺晨把冰续丹交给他时又绝望又决绝的表情;蔺晨背对他说出“你虽无信我却不能食言”时语气里几乎无法分辨的哽咽。
    头一次,智计无双的江左梅郎茫然无措,他真的怕了。他忽然发现,一直以来都是蔺晨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就像是空气,无处不在地渗透他的生活,可当有一天蔺晨不在了,他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
    幸好就在出征前一天,蔺晨回来了。瘦了一圈,仙气十足的白袍也被泥污染得灰扑扑的,梅长苏呆愣地看着眼前胡子拉碴,满脸疲倦,眼睛里还有血丝的男人,一颗眼泪倏地落了下来。
    重重地砸在蔺晨心头。
    蔺晨大呼小叫地去哄梅长苏,又是做怪样又是说甜言蜜语,只为了让这个祖宗别再掉眼泪。
    “对不起蔺晨……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别离开我……”梅长苏是真的慌了心神,埋进熟悉的怀抱里,只知道重复着一句“别离开我”,他闭上眼,贪婪地呼吸蔺晨身上的味道,一双手死死攥着外袍的前襟,一刻也不愿松开。
    蔺晨紧紧搂着怀里抖得如同筛糠的人,心情不能说不复杂。压住鼻腔泛起的酸涩,他玩笑似的开口:“这么怕我离开啊?万一有一天我死在你面前……”
    蔺晨没能把话说完。梅长苏猛地抬头瞪着通红的眼看他,那模样好像天都塌下来。然后,他狠狠地撞上去,以一种异常惨烈的气势咬住了蔺晨的嘴唇。
    他们如同两只不知魇足的野兽,彼此撕咬、拉扯、啃噬,恨不能将对方吞吃入腹。抵死缠绵。
    “我爱你,蔺晨,我爱你……”梅长苏哭得嗓子都哑了,他捧着蔺晨的脸从眉心一直亲到嘴唇,仿佛要用唇舌永远记住自己深爱之人的模样。
    “别哭。”蔺晨伸手去擦梅长苏的眼泪,可是没用,那眼泪就好像永远也流不完一样,湿了蔺晨的掌心,袖口,也湿了他的眼角。
    “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梅长苏醒了。
    太阳刺眼得要命,他伸手想挡,却发现自己的骨头关节仿佛生了锈,一点也动弹不了。
    在床边围了一圈人,他一个一个看过去,飞流、甄平、晏大夫、十三叔、宫羽、黎纲、卫铮、蒙挚、霓凰、列战英、聂锋,夏冬。再看一遍,仍是这些人。站在床边上,挤得满满的。
    他有心去笑,可是刚一有动作,眼角忽然一湿。为什么……落泪了?好像恨不能理解似的,他茫然地看着那群人。
    为什么要哭啊?明明北境之乱已平,他又奇迹般再次活了下来,如此大幸,还有什么可哭呢?
    可是笑不出来。心里空空的,好像活生生被人挖去一块。
    “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在了。
    以命换命……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咳咳!咳咳咳……咳咳!”梅长苏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口污血喷出来,满嘴血腥,他却不在意,任凭一群人围上来扶他,他只是痴痴地笑,一边笑一边落泪。
    人果真都是贱骨头,直到失去了,才晓得“珍惜”两个字怎么写。只是人生又哪有回头路好走。
    落子无悔。
    梅长苏知道,即使要他再选一次,他依然会做出相同抉择。只是有些痛憾像飞雪一样在身体里猝然涌现,又倏然消失。
    蔺晨为他付出了那么多,殚精竭虑,只为完成自己的心愿。
    直到最后,自己坚持要回到林殊的结局,要终结掉“梅长苏”,要弃他于不顾,他依旧默默地在自己身后守护。
    只是他再也没有梦到过蔺晨,好像上天的惩罚。
    困坐空城,空留记忆之门的钥匙,却无门可入。
    我答应过你,要好好活下来,我会做到。
    只是梅长苏再不束发,一身白袍潇洒风流,即使冬天,也喜欢握着一柄折扇。
    也不知道,在模仿着谁。

评论(2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