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我欲与君归6

感觉有许多小可爱喜欢我写的暖暖文……可是我还是坚持写我的蔺苏和楼诚!这是我的真爱啊!

好吧暖暖什么的,我也是心痒痒的,等我有空了来几发,不过期待BG的……^ ^

↑看到了么?我就笑笑。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依然默默地求心求评。

双击屏幕,该文掉落:作者的感谢x1

以下正文
**********************
    蔺晨从南楚匆匆往金陵赶,半路上截获了琅琊阁的信鸽,寥寥数语:[甚念,望归。]
    蔺晨哼笑一声,明明知道梅长苏是叫他来帮忙的,但一想到又能见到自己心尖上的人,他心里就是止也止不住地高兴。真是没出息,他暗暗地呵斥自己。
    梅长苏过得不算好。病愈重,心愈重。他只觉得,在金陵每多度过一日,每多走一步,他的身体就多被掏空一分。夜半从噩梦中惊醒,手指攥紧被褥,冷汗淋漓。但他不能不走,他必须扛着这越来越沉的担子,一步一步往前走,并且一步都不能松懈,一步都不能错。
    晏大夫越来越急,他眼看着梅长苏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千方百计也只能吊着那一口气,再怎么劝他,骂他,皆不入耳。梅长苏打定了主意要一意孤行,就算拼掉自己病躯残命也在所不惜。
    “臭小子!再这么下去,蔺晨没来,你已经死了!”晏大夫一向自视甚高,轻易不承认自己的医术落于他人下乘,此时真是逼得急了,也不顾什么招牌,什么面子,只恨恨地指着这个冥顽不化的小混蛋,气得肝疼。
    “我没事,您不用担心。”梅长苏看真把人气极了,连忙搁下手头事务,赔着笑脸安慰老人家。
    “没事?!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啊?”
    “您是,您是。”梅长苏摸摸鼻尖,不敢再说话,只能老老实实听着晏大夫骂人,还得一个劲儿地点头应是。此时就更思念蔺晨,无论自己如何任性,他都无条件地提供帮助,默默地给自己一个坚实的依靠。
    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地把蔺晨盼来,结果白天还正常,到了晚上他直接闯进梅长苏的卧房,一脸的不高兴。
    “那个萧景琰这么没有脑子,你何苦还要帮他?我说你是不是也被传染没有脑子了啊?”
    梅长苏看那脸色就知道蔺晨知道了什么,但他也不敢肯定,多说多错,只能旁敲侧击:“怎么了?”
    “你别给我装傻。”蔺晨每次发脾气表情就格外丰富。梅长苏也不说话,就噙着笑安安静静地看他,越看越觉得琅琊阁少阁主实在可爱。
    “看什么看?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会放过你。”
    “你要我说什么?”梅长苏朝后一靠倚着榻,笑意悠然,“我看见景琰亲自斩断了那铃铛,就好像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也被他亲手斩断了,很痛,痛得我无法呼吸。
    我没办法,我只能跪在地上求他,求他给我一丝信任,可是没有,我眼睁睁看中他离开,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蔺晨看着梅长苏低眉顺眼地笑,平静地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可他就是知道,长苏现在心口在流血,是他亲手撕开了长苏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逼他再去回忆一遍那种切肤刻骨之痛。
    他心疼,可是却又想让长苏再痛一遍,狠狠记住这种痛,这样他才不会那么傻。
    可他终究是不忍心:“别说了。”他把梅长苏揽进怀里,试图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这个冰凉透骨的人。
    可梅长苏恍若未闻:“我冒着大雪去见他……那天的雪真大啊,我就站在四面透风的凉亭等他,等他哪怕是出于怜悯来见我一面。
    我等得手脚都没了知觉,可也不觉得冷,因为心早就麻木了。我不怪他,我只是觉得,自己真是失败透顶,这样久了,依然不能让他信我,我知道,脱离了林殊的身份,我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蔺晨什么也没说,只是越发紧地抱住他。
    还有我在。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