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归家

一发完。名朋里混多了又燃起写楼诚的兴趣。

明楼近日迷上了红烧肉。

五花肉切两指见方,大油烹之,佐以白糖。老姜、蒜头、桂皮、干辣椒、八角、橙皮大料入锅,大火爆炒直至深红。

盐适量、老抽一勺、糖半勺、料酒两勺、鸡精半勺、少许陈醋,再倒入清汤,大火煮沸。

倒入炖锅小火熬煮至酱汤粘稠,出锅装盘时色泽油亮鲜艳,酱汁浓郁,香气四溢。

一双木筷夹起来,亮晶晶颤巍巍的诱人,入口香浓,肉皮酥软,咸甜滋味交织浸得满口馥郁,肥肉鲜香却不腻口。引得人连连动筷,停不下嘴。

为明长官的口腹之欲,明诚练得一手好厨艺。用明楼的话讲,这一盘红烧肉,比得上灵丹妙药,满腹愁苦愤懑皆于肉香中化为乌有,唇齿留香之际,心中方得片刻安宁。

“红烧肉或者阿司匹林,我总得吃一样。”
明楼背靠着柔软的真皮沙发,仰着脸瞧着阿诚,中气十足,两手搭在小腹上掩饰日益凸起的小腹。阿诚看在眼里,明楼却是屡劝不听。

明长官总有道理,吃肉总比吃药愉快。

阿诚摇摇头,戏谑道,大哥就算大腹便便也是个英俊的中年胖子。

明诚在厨房说这话时,厨房里已经蔓延出了香味,明楼正在看晚报,一听这话顿时像被踩着了尾巴的猫,好心情烟消云散,报纸拿在手里抖得哗哗响,无声的抗议。

“明楼啊,你最近是不是胖啦?这样子怎么行?阿诚也是,天天酒惯着你大哥吧,双下巴都出来了。”

明长官的气焰在大姐那处被打压成了小火苗,他悄悄摸了摸肚腹上的软肉,正准备伸向那一盘浓油赤酱的红烧肉的筷子顿了顿,转向旁边的西芹百合。明诚露出了一点笑容,又被明楼一眼瞪回去。

“大姐,平日里工作忙,这一点小爱好您就别管了。”

“做什么?你很欢喜你那一身狗皮是不是啦?外面当汉奸,在家是不是还想我叫你一声明长官啊?”

“不敢,不敢。大姐教训得是。”

明长官最后的一点小火苗也被扑灭,灰头土脸地迭声认错。

下一次再给明楼递大衣时,明诚便戏谑地笑
“真像汉奸。”

对于言语上的机锋,明长官向来不容挑衅
“你说什么?”

看见明楼眉头一挑眼睛瞅向他,阿诚敛了笑赶忙改口,顺明长官的毛,明秘书向来擅长
“我说,您越来越威严了。”

明楼抿唇一笑,面色从容显得格外满意
“谢谢。”

这么一点小爱好都被剥夺,明楼觉得内心苦闷万事不顺,连带着手下人一起遭殃,短短两日办公室碎了两只茶杯,坏了一台电话。手下人无计可施,只能求助于万能的明秘书。

明诚笑笑,推门进去张口就是燎火。

“先生,今晚我去海军俱乐部,要用车。”

明长官瞪眼,“那我怎么办?”

他倒是已经做好了发火的准备,就等着明诚回一句“您自便。”

“自然先送您回家。”阿诚勾唇,语调不急不缓谦恭欠身,回得滴水不漏。

明楼无话可说,脸色迅速灰败下去,像一株长久照不到阳光的兰花。阿香同大姐去了杭州,明台也不知道疯去哪里,明楼独守空房,一个人跟客厅的吊顶水晶灯生气。

明诚是晚上九点半回来的,满身酒气。威士忌还是龙舌兰明楼分不清楚,不过大三元的红烧肉的味道,他倒是闻出来了。

面上还虎着脸,却不动声色地咽咽口水,矜持地看向明诚带着笑意的脸沉声开口
“回来啦?”

“哎,大哥。”

回了家,卸下伪装防备,明诚能把明楼种种有趣之处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我回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