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启红】

书信体#遗书#ooc是我的

二月红 亲启

红老板:

    展信佳。
   
    这一仗,凶险万分,我不知我能否回来。若你已展信,我当已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我对你立过誓,张启山这一生,独对你二月红,万万字,不欺不瞒。故生死之事,更不该欺瞒你。

    我戎马一生,上无父母,旁无兄弟,家中略积薄产,散仆数个,皆赠与你,是留是散由你决定。

    我知你不会哭,也别难过,半点惆怅都不要有,你该为我高兴。能死在战场上,是我为军人之荣誉,是我之幸,死而无憾。

    这一纸书信,写了又改,涂涂抹抹,万语千言哽于喉头,临到笔尖却讷讷无言。

    当年夫人之事,你定深憎于我。虽是无可奈何之举,亦是我夺去夫人之性命。我是罪人,是夺你半生幸福之人。我受夫人之托,要照顾你,护你周全,可如今山河飘摇,家国有难,我依旧选择了抛下你。你我同为血性男儿,我知道,你能理解我,可我也知道,你心中仍会怪我。我张启山顶天立地一大丈夫,上无愧于党国,下无愧于百姓,唯独对你,伤你半生,负你半生,我张启山,愧对于你。

    张某一介俗人,平生所爱之事,不过听一曲红二爷的戏,喝一盏你亲手泡的茶,可如今戏未听够,茶未品够,却也只能于记忆中百般回味了。

    反复回想,与你磕磕绊绊这些年,竟一句动听情话都不曾说过。只念你我皆为男子,又来日方长,不说也罢。如今想来,不能将心中情意亲口说与你听,实为此生大憾。

红儿,我心悦你。

                                                      张启山   亲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