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爱岸边露伴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瞎写的小段子

Quiet。
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发着高烧的身体酸软到没有一丝力气,视线模糊,太阳穴突突地跳,已经两天没有进食然而却没有丝毫饥饿感,喉咙发干带着些微的痒。
慢慢撑起身体坐起来,一阵晕眩之后恶心感涌上喉咙,扒着床沿剧烈地呕吐起来,胃里空空如也当然什么也吐不出来。
手一软从床边落下狠狠摔到地上,皱起眉低吟一声也没有太多痛觉,安静地蜷在地板上,视线所及是被摔碎的镜框,玻璃尖锐的边沿闪着亮光,伸出颤抖的手指捏住相框一角拖到眼前,照片里的男人笑容温和,而自己则慵懒的挂在他肩上,抬脸看着他的侧脸,眼里是无限温柔眷恋。
——你爱我吗?
——嗯。
耳边响起男人的低语,仅仅一个字却让自己有种无比幸福的欢欣。张开唇轻轻呼唤,嘶哑干涩的声音饱含爱恋,即使过了这么久,即使早已心死如灰,却依然不能忘怀当初他所给予的宠爱和温柔。
不能恨,不敢恨,不愿恨。
——你这辈子,只能爱我一个人。
——好。
那样的承诺,如今看来也不过男人漫不经心的随口妄言罢了。只是每当想起,依然会心动,柔软到发疼。和他的回忆,点点滴滴都无法忘怀,刻入骨血,莫失莫忘。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指尖触摸照片上男人的脸颊,仿佛上面还残留他的体温。眼泪染湿鬓角,闭上眼微微扯起唇角,嘲讽自己的自作多情。
——我厌倦了,你走吧。
玻璃被狠狠攥进手心,殷红将透明边缘染上妖艳色彩,永远都学不乖的心,无论被伤害多少次,只要一点点安抚就能死灰复燃,直到他永远离开,世界崩塌。
捏着玻璃片刺入手腕,早已麻木的神经反应不出任何知觉,冰冷的皮肤隐约能感到温暖,一如男人当初的拥抱。皮肉被割开朝两边豁开,泪水不停涌出却并非因为疼痛。
支着身体坐起来,背靠着床轻喘,眼前一阵阵地发昏,转过脸看着枕边的一沓人民币,伸手拿过来放到唇边虔诚地轻吻。自己的哀嚎,甚至放弃尊严的乞求,不过被当做死缠烂打,忠诚和真心,原来在他眼里也可以用金钱衡量。
这最后的回忆,依然痛彻心扉。
他给予的这最后一次回忆,撕裂自己所有伪装,敲碎自己的壳露出残破不堪的内核,深藏着的,满满的刻着他的名字。哪怕更换姓名,更换身份,更换全部的自己,来到地球的另一边,哪怕有一天连回忆都失去,只要见到他,依然无法自控,爱他,早已深入骨髓,那是一种不能解的毒,如同本能。
手脚渐渐变得冰冷,视线慢慢变得模糊昏暗,闭上眼倦意袭来,寒冷裹挟身体坠入死亡的深渊。爱太痛,不如让这悲哀的残破爱情,随着肉身死灭,化为灰烬。
——再见了,我深爱着的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