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击鼓传花结尾部分【叶喻】

因为是击鼓传花所以……没有前面的部分。

说这句话时喻文州是扭过头对着叶修说的,手上的操作却还没停。两个人的眼睛避无可避地对上,叶修的心里忽地钻出一句话,这人的眼睛真好看啊。
温柔得像西湖里一波绿水,像暖阳里刚抽芽的嫩柳,却又装得下天高云阔,骇浪惊涛。
虽是这么想着,手上却是半点没有含糊,指尖钻进喻文州腿间一点点往里摸,手掌隔着一层布料也依旧能感觉到温热。莫名的情绪在身体里发酵膨胀,想这双眼睛里只有自己的倒影,想化成春风,吹皱这一池春水。
“嗯——不能。”
叶修听见自己带着笑音的回答,更满意于喻文州脸上终于出现了类似于慌乱无措的模样,于是他得寸进尺地挨得更近了点
“文州啊……”
这一声近乎于叹息,温热地拂过喻文州的耳边,酥酥麻麻的异样感觉飞快地窜过敏感的神经,惊得他几乎要跳起来。
这是耍流氓啊叶神……喻文州想这么说,可他动了动嘴唇,脑子却慢了半拍,下意识地就被叶修牵着鼻子走,喃喃地回应
“什么…?”
“你要输啦。”
一语惊醒梦中人。
喻文州把注意力放回jjc上,几乎是手忙脚乱地去拯救自己残血的术士,这样的狼狈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而始作俑者却已经收回手,靠着椅背十分惬意地摸出一根烟点上,半眯着眼像只刚偷完腥的猫。
“水凉啦,要不要再给你倒一杯?”
喻文州没说话,他正有条不紊地释放一个又一个技能打压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难得的凌厉,好像在发泄什么。
叶修没得到回应也不在意,倾身过去拿杯子,手腕却被喻文州一下子握住,喻文州掌心滚烫,唇畔笑容更是让叶修心里直打鼓,他瞥过电脑屏幕上的“荣耀”,以及那个惨烈躺倒的可怜人,指尖轻轻地缩了一下。哎哟,好像是逗得过了啊。
“叶神,撩完就想跑啊?”
喻文州虽然是笑着,可那语气却让叶修听出了三分咬牙切齿。叶修想摸摸鼻尖,却发现指间还夹着香烟,他只好笑笑,因为刚刚抽过烟嗓子还有点沙哑
“哪能啊,我是那种人吗?”
喻文州哼笑了一声,也没说话,大半个身子都快挨进叶修怀里,仰起下巴凑到叶修耳朵边,压低了嗓子只用气声说话
“行不行啊,叶神?”
尾音一勾,三分慵懒七分挑衅。
叶修几乎是下意识地揽住了喻文州的腰,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真细啊。他的手钻进喻文州的衣服下摆,摩挲过温热的皮肤,脑子里却莫名地跳出一个词儿——楚腰香艳。明明都是男人,此刻却觉得这个词用在喻文州身上莫名相宜。
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就吻做一团,彼此拉扯着跌跌绊绊地倒在床上。
两人唇瓣的温度渐渐变得相同的滚烫,湿润的舌尖相触的滋味竟是意外的美妙。
  喻文州从来不知道,原来接吻就可以让人理智全无。
叶修的口腔里还残留着烟草的苦味儿,津液交换间浸染喻文州的唇齿。
我一定是疯了,喻文州恍惚地想,却又更紧地搂住叶修的后颈。
“叶神…”
低哑含糊的呼唤,像是一场狂欢开始的信号。
“叫叶修。”
因为是电竞选手的关系,喻文州的身体也白得很,躺在白色的床单上,那一双含着潋滟水光的眼睛就格外吸引视线。
这哪儿是一池温柔的春水啊,这是危险的漩涡,稍不留神就连灵魂都会被吸走吧。
叶修这么感叹着,低下头亲吻那双眼睛,而那足够灵活的双手,却在喻文州的身上游移着抚摸撩拨。
是甜的吧,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诱人呢?让他恨不得一口一口咬下去,嚼碎,舌头反复翻搅品尝,再吞下肚里,甜蜜了每一滴血液。
叶修的嘴唇从喻文州的嘴唇开始朝下亲吻,像一条狡猾邪恶的蛇。喻文州被弄得没有半点还手之力,抖索着扭动,身下整洁的床单很快变得皱巴巴的,而他躺在中心,像海浪里孤零零的人鱼,单薄无助,叶修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粘腻的水声让房间里的气氛再度燃烧,喻文州觉得他马上要被这火焰烧成灰烬,他紧紧包裹着叶修,感知着叶修,用自己身体,反馈给大脑最诚实的记忆。
  “呜——”叶修听见喻文州压抑着,夹杂着喘息的低吟,那喘息逐渐变得粗重,呻吟变得高亢,尾音拔高是甜得腻人的糖丝。
叶修想,这世界上没有哪种声音能比得过喻文州此时的声音,那因为极度欢愉而发出的,甚至能贯穿叶修整个灵魂的尖叫。
  喻文州拱起腰,形成了一张蓄势待发的倒弓,线条优美流畅。他被如此强烈的快感逼得抽泣不止,而他自己甚至没有意识到他在哭泣,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融化,然后在叶修的眼里缩小成一个小小的黑点。
  “文州。”犹带喘息的声音携着叶修独有的烟草气味一起喷洒在喻文州的侧脸,温暖的,潮湿的,“文州…”叶修凑过去吻掉了喻文州眼角的眼泪。
原来我哭了吗?喻文州有点恍惚地抬手去摸眼睛,一向很稳的手因为脱力的原因微微颤抖。他去看叶修的眼睛,思绪却不自觉地飞往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他与叶修对视时看见的那双眼睛,慵懒倦怠的样子,却暗藏不易察觉的温柔。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笑了。看到喻文州的笑容,叶修也跟着笑起来,就着暖黄色的灯光,他低下头,在喻文州微红的鼻尖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晚安,文州。”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