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语C 王X骑士

高冷王X忠犬骑士[幼]

第一弹  不喜勿入,拒绝盗戏  欢迎同好找我玩耍
床戏在微博:睡不到薛之谦的咸鱼

[王]尼尔诗顿的人造日光透下一排排阴影。昏昏欲睡的下午里,坐在前排依旧将脊背挺得笔直,与其说是良好的品质比如说是习惯于各种各样的场合里,保持一个王族应有的姿态。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总能感受到一股不怀好意的视线在自己身后扫来扫去,如果说谁有这个胆子,不用想也是这个班里唯一转学插班过来的普通生了吧。
随意记下几行文字,教授嘴里念叨的不过都是小时候便耳熟能详的知识,星舰是保护象限安全最重要的武器,而机械师则是全舰的核心,如果能够得到一个优秀的机械师的话……
背后被人一戳,浅黄色的有机纸上写下一行锋利的文字。
不可察觉地动了动嘴角,手指来回一卷将它扔在脚下。

[骑士]小时候曾经在垃圾堆里翻出一本很残破的本子,上面一句话自己至今没办法忘记“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也就是凭着这一句话自己拼命地要变强,最终进入了这个所谓的贵族班级,和那些有着奇异能力的人学习同样的东西。
心知班里的人大多都看不上自己,可那又怎么样?等我打败了这个班级里最强的人,终究要把你们这些所谓的贵族踩在脚底。
这么想着咧嘴露出一个笑容,盯着那个男孩的目光也越发炽热。
“亚瑟”,传闻里的王者?究竟能有多厉害,自己倒真想好好见识一下。
在纸条上写下约战书,还正式地签下自己名字。谁知对方只是看了一眼就扔到地上。
一瞬间被轻视冒犯的恼火窜上心头,攥紧拳头等着下课铃声响起,猛地站起身走到人面前
“我正式向你约战!亚瑟!”
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而这对自己来说也不重要,眼前的人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如果能把他踩在脚底……这种事情想想都令人觉得无比畅快。

[王]站起身拍拍袖口上的浮尘,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面色如常的笑了笑。
“在要求对方做什么之前,首先要报出自己的名字吧。”悠悠地看了眼前的人一眼,转身离开座位向他走近,翠色的眸子不着痕迹地打量他——桀骜,沉不住气,虽然有着过人的能力,可是处事未免有些幼稚。
“还有,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就想下战书的家伙,还真是热血过了头。”手掌缓缓打开,对方的手心里浅色的微粒不断聚拢又拉长,最后将空气化成银白的细流汇成刀刃,他的手中握着自己用能力给他的匕首。
“我不对你使用能力,那么,”抬眼看向他带着怒意却惊讶的双眼微微一笑,“你有约战的筹码吗,庶民。”

[骑士]被对方的话激得怒气更盛冷哼一声握紧了匕首,心底却难掩惊异,这是第一次见到“亚瑟”的能力,如果他有心……是不是可以在任何地方凝聚武器来攻击自己?
种族的天赋差距竟然这么大吗?自己一直以为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和代价就能够得到想要的,原来世界的不公平要比自己想象得多的多。咬紧牙警惕地盯着对方,出于对强者的尊敬低声念出自己的姓名“安德烈斯·普莱达,你很强,但我不见得会输。”
匕首横在胸前脚下发力,带着要置人于死地的力道直劈向人颈侧。

[王]“西维尔•奥兹本。”看向他的眼睛,没有丝毫反抗的动作,只是抬起手两指夹住来势汹汹的刀刃,锋利的刃片抵在皮肤上隐隐渗出红痕。偏过头,靠在袭向自己脖颈的人耳边压低了声线,“你想杀我。”

[骑士]“没有杀死对手的觉悟,就不能赢得胜利。”
原本的嚣张跋扈就在出手的一刻已经从脸上褪去,从以前到现在这样的观念早已深刻地印在大脑里,尤其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更需要抱着必死的决心先下手为强才行。
冷冷看着对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死人,腕上用力刀刃抵着人脖颈皮肤寸寸入侵的同时,另一只手摸向后腰,那里别着自己最顺手的武器,薄如纸张的手里刃夹在指掌间迅速而悄然无声地刺向人侧腰。

[王]手指瞬间向后发力,与生俱来的危机感让自己习惯性地退后一步,右手躲避开对方的攻击。刀刃狭长冷光坠进了眼睛里。这小子究竟在执着什么呢,说到底不过是有那么些贫瘠的自尊心罢了。脸上露出一丝冷意,侧过身去躲避对方的突袭,脚下一个滑步,手掌劈向人肩膀,左手拧过他手腕将短刀打落,刀刃直直落下插在了地板上。“可是,你怎么能判定对手就一定要被杀死。”因为情绪的剧烈波动,脸上虽然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整个空气的气流都隐隐地扭曲起来,竭力收回无法控制的能力,这或许就是高级亚瑟不可避免的事吧,看向这小子被缓缓分解的发丝,不由得皱起眉,收回那些快要溢出来能力,动作稍稍迟疑便被对方手里刃划开了外套,闷哼一声干脆踏出步子直接按向人脖颈,步步紧逼着压向墙角。
抬起头,如同当年那个雪夜,走进空无一人的白日冬宫的大殿,看见母亲躺在地上,被抓空了心脏,而那个亲手弑父杀母的兄长坐在王位上沉默地一笑时,回报给他的孤傲的表情般,再次上挑起浅色的眉毛,快要洞穿人心一样的眼神死死扣住了对方的瞳孔。
“有的对手,则飞去更深的地方,让你想去超越。”
“你也要杀掉吗。”

[骑士]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养尊处优的贵族少年竟然强到这个地步,在短短两个来回的交手过程中已经能清楚地判断出彼此实力的差距,这不是自己能招惹的对手,至少——现在不行。
脖子被掐住抵在墙上,后背撞上坚硬墙壁隐隐作痛,如果对手太过强大,反抗就成了没有必要的挣扎,不如蛰伏起来,等待下一次一击必杀的机会。
冷静地将手里刃折回指缝间,这么多年来极少有这种情况,甚至没能给对手造成什么伤害就被直接制服的,又或者说,是自己从前碰到的对手,都太弱,太弱了。
而眼前的人,很明显,他显然代表了另一个等级的人群,一个更强大,更富有挑战性的群体,而通过他,自己就有可能变得更强。
“如果你是这样的人……我愿意跟随你。”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眼睛就抑制不住地发亮,在追逐力量的道路上,不存在永远的强者,唯有不断地寻求变强的途径。而眼前的人,他可以做得到,自己有这样的预感,嘴角咧开兴奋地盯着人浅色的眸子。
一双,非常,非常漂亮的眼睛。
这是第一次仔细观察对方的眼睛,优雅的绿色,比自己见过的任何绿色宝石都要纯粹,干净,漂亮,带着幽幽的冷意和一点点难以发觉的忧郁,异常吸引别人的视线。
“你的眼睛……很美。”
不由自主地低语出声,自己的声音很小,带着一点莫名的困惑,像是被蛊惑一般,不由自主地伸手,想去触碰男孩的睫毛

[王]慢慢松开擎在对方脖颈的手,对方的眼睛瞬间被点亮似的发光起来,像极了一个小豹子。正因为是普通人才会更加看中自己的能力吧,比起那些成天依靠这自己的能力无所作为的亚瑟,似乎这样的存在更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本质来。直视这对方的双眼,澄澈,桀骜,踏实。此刻却带着点困惑,不动声色地抽出手来握住对方的手腕,“好看吗?”

[骑士]手腕被握住的瞬间惊醒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收回手,但还是诚实地点点头
“好看,很好看。”
像是怕人不相信自己的话,特意重复腔调一遍,甚至还笨拙地加上一个定语来表明自己的赞美。
“你以后就是我的老大。”
非常满意自己想到的单词,自顾自点点头表扬自己用词的精准,“Big  boss.”
“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比你强的,那时候我会打败你——你最好不要给我这个机会。”
有点别扭地加上了一句,自己似乎并不喜欢那双好看的绿眼睛染上忧伤。而这种奇怪的情绪,自己是头一次拥有,有点儿怪异,但感觉不算糟糕,或者应该说,还不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