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爱岸边露伴

我的仗助怎么那么可爱…每天都想和仗助在床上厮混

国王与骑士1[楼诚]

明诚昨天刚刚过完二十岁生日,按照国家律法来说,无论如何他都是个成年人了。但是国王明楼显然不这么想——
“阿诚,这是你的生日礼物。”
今天刚刚出征归来的明楼把一个小兔子布偶塞进明诚怀里,笑得温暖慈祥。
明诚抱着布偶低头看了看,布偶太小了,或者说,他已经长得太大了。可是明楼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于是明诚选择闭嘴。
晚间用餐的时候,明楼一边用叉子叉起一块色泽红艳卖相十足的红烧肉,一边兴味盎然地对明诚讲他在各地遇见的奇闻异事,甚至还有童话故事。
明诚在饭间几次试图打断明楼的话来告诉他,自己已经二十岁了,更何况明诚还是明楼的骑士!
明诚无比向往就像圆桌骑士效忠亚瑟王那样,在明楼面前庄严宣誓,誓死效忠追随他的国王。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明楼把一块小甜点放在他面前,兔子形状的。
更可悲的是,他无法抵抗诱惑。
明诚默默咬掉了兔子耳朵,他放下了刀叉,皱起眉,他决定和国王好好地,来一场男人之间的交谈。
“国王陛下——”
“叫大哥,怎么了?点心不和胃口吗?”
“没有,很好吃,我是想说……”
“好吃就多吃点!”
明楼一脸慈爱地又给明诚夹了一块布朗尼。
明诚低头看着盘子里的甜点,忍耐了许久,终于,他推开盘子站了起来。
“我要造反。”
“……什么?”
“我说,我要造反,国王陛下。”
明诚一脸严肃地握住叉子敲了敲碟沿。
“好吧,你先把叉子放下,别乱挥,太危险了,伤到自己怎么办?”
“您应该把我关到牢里去。”
明诚打断了国王抿着嘴唇一脸公事公办的态度。
“不,等等……”
“不然我就自尽!”
明诚把叉子掉了个个儿对着自己的脖子。
明楼颓废地坐在椅子上一脸难以置信,难道阿诚的青春期来了吗?书上说青春期的孩子都会叛逆。
“好吧,卫兵,把他压到牢里去。”
明诚被压走了,明楼继续吃饭。
但是面前的红烧肉和狮子头都变得难以入口。
怎么这么难吃。明楼皱眉。
他坐立难安,过了一会,他交来士兵“去阿诚的卧室,把他的小枕头和小水杯送过去。枕头上绣着小乌龟,水杯上贴着梅花鹿。”
士兵领命而去,看表情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明楼听见不远处士兵的声音
“你输啦!国王陛下甚至没有撑过五分钟!拿钱拿钱!”
明楼觉得他的自尊遭到了侮辱。他决定不再关心阿诚会不会在牢房里着凉或者饿肚子。
可是没过一会他想,那万一阿诚无聊了怎么办?
“去阿诚的书房把他的故事书送过去,故事书封面上画着白鸽子。”
另一个士兵也领命而去,不过那表情似乎有点惊讶,明楼认为那一定是因为自己表现得英武决断。
“我的天哪这次国王陛下竟然没能撑过半分钟!”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