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一百个吻9

第九个吻

    金陵城乱了。

    在麒麟才子的声名悄无声息地渗入皇城之后。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遥映人间冰雪样,俯首江左有梅郎。”

    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而两个始作俑者却在廊州逍遥自在。

    “小飞流,你看这花好看不好看呀?”

    蔺晨捧着一束野花问飞流,笑容颇有几分不怀好意。飞流直觉不对,但那野花颜色艳丽实在喜人,还是诚实地点头了:“嗯!”

    “那蔺晨哥哥把它们插在你的头发上,让哥哥给你描一幅丹青怎么样?”

    飞流反应了几秒,坚决地摇头,却已经是晚了。蔺晨抓住他的肩膀扣在身前,嘻嘻哈哈地给飞流插了满头花儿。

    “苏哥哥!救我!”飞流一边死命挣扎,一边不忘叫他的苏哥哥。

    梅长苏自然听到室外的叫喊,只能无奈地搁下金陵朝廷中各官员的资料,慢腾腾地扶着矮桌站起身,迤逦而行。

    “……噗。”

     飞流猛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苏哥哥竟然见死不救地站在一旁看热闹。对上飞流黑白分明,写满了控诉的眼睛,梅长苏虚握拳轻咳一声,冲着飞流招招手:“飞流,过来。”

    这潜台词就是要蔺晨放人了,飞流飞快地挣脱了蔺晨,冲人哼了一声就飞奔过去。蔺晨讪讪地一模鼻尖,站在原地看着梅长苏给飞流把头上的花儿拿下来。

    梅长苏取完了花儿,随手扔在回廊下,牵着飞流的手便往屋里走,走之前给了蔺晨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唉,又没人陪我玩儿咯。”蔺晨抻了个懒腰,掩去眼底的无奈。他当然知道梅长苏在做什么,也知道此时不当打扰,可他就是忍不住,要乱了梅长苏的节奏,再看他一脸无奈纵容的模样。

    等蔺晨进了屋里,屋内早已经恢复一片祥和宁静的模样了。梅长苏伏案书写,飞流趴在一旁专心看着他的苏哥哥。

    真像一家三口。

    蔺晨在心里洋洋得意,自己是威严(?)的父亲,长苏的慈祥的母亲,飞流是他们的孩儿,嗯,不错,越看越顺眼。

    于是梅长苏反应过来的时候,蔺晨已经一脸痴笑地凑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梅长苏受到偷袭立刻转过头,瞪眼的模样真与飞流有三分相似。可还没等他说话,蔺晨又在他嘴上啄了一下。

     在飞流的注视下做这种事,也只有蔺晨这种登徒子才做得出来了。

    “你要做什么我不拦你,可我总要收点利息吧。”蔺晨大喇喇地坐在地上手一抄满脸的理所应当。

    “……你大爷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