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楼诚]不疯魔,不成活8

此时岁月静好,是我不忍辜负。

    明诚同明楼一道乘飞机前赴香港,两个人都是好皮相,尤其明诚,英俊又挺拔,又天生带一股子凛然正气,好像一棵小白杨。免不了让人心生好感,多看上几眼。
    明楼便拿这个打趣明诚:“小阿诚长大了,不知道有多少家的女孩子要丢了心了。”
    “大哥,您别乱说。”明诚目光微闪垂下头,耳尖泛出一点红晕。
    明楼得了趣,却也不多逗弄,唇角轻提划出个笑弧来便罢了。他抖了抖报纸,翻过一页去,很快便沉浸在时政经济中。
     明诚便偷了这空去瞄明楼,看明楼微紧的眉心和抿紧的嘴角,竟不由得看得痴了。
    他想,怎么有人,能这么好看?
     “看什么呢?”也许是觉得明楼不会发现就得意忘形起来,明诚的目光愈发专注炽热,让明楼感到愈发不自在,才终于开了口,好让那个偷看的小家伙能有所自觉一些。
    然而心下却忍不住纳罕,他明楼竟然也会因为一道视线窘迫起来了。
    明诚慌慌忙忙地收回视线,偷看还被逮个正着恐怕是最让人难堪的了,他把脑袋深深地低下去,恨不能藏进怀里。
    只觉得自己的脸颊滚烫,似乎连眼角都微微热了起来,只希望自己的脸别红的太明显,好歹能留点脸面。
    一时间心慌意乱的,思绪竟不知飘往何方了。
    明楼却在此时叠好报纸,好整以暇地侧过头观察阿诚。
    阿诚偏瘦,低着头的时候,后颈的椎骨便突出来,看上去似乎有些硌手,显得纤长的脖颈很有些脆弱意味。
    飞机侧面的窗子没有拉帘,阳光刚好透进来,照在阿诚身上,从明楼的角度看去,恰好能清楚的看到阿诚后颈上细小的绒毛,淡淡地泛出金色,倒是可爱的紧。
    不知为何,忽然就想摸摸看。这么想着,明楼蠢蠢欲动地凑近,才发现阿诚合着眼帘,竟然就着这样的姿势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覆盖着下眼睑,打下一小片阴影来,唇角自然地下撇一点点,衬着阳光正好,光影明暗之间,那样子实在是温柔得不可思议。
    明楼忽然就觉得,这样看着,已是足够。他悄悄地伸出手臂揽过阿诚的肩膀,好让阿诚侧靠在自己肩膀上安眠。
    肩膀上沉甸甸的让人心安,明楼不动声色地把脸贴在阿诚的软发上,半闭了眼。
     真的,足够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