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楼诚]不疯魔,不成活6

你可知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只为触摸你的痕迹。

    “人的命运有时候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这个世界会卷着你走。无能为力。尤其是我们,很多时候,不得不把自己最亲爱的人填进去。”明楼这一段话没头没脑,明诚一时间有些怔愣,他似乎什么都没听懂,又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试着去捉明楼的手,没有被挣开。可是他来不及喜悦,只觉得心里酸涩地发涨。
    这个世界,这个世道。它会卷着你去选择,身不由己。
    明诚垂下眼,明楼的手指上有粗糙的茧,那是常年握枪留下的,是一种见证,他自己的手上也有。
    他想起来,刚刚来到巴黎的时候大哥还很有些颓丧,只是强打起精神去学校教书,而自己就料理家务,做饭,等着明楼回来吃饭,然后为他讲学。
    明楼是真的博学,无论有什么问题,明楼总能解答疑惑,且旁征博引,口若悬河。
    后来明诚随明楼去大学旁听,他坐在下头,看明楼戴着圆边眼镜,课本也不拿,手上一支粉笔,便能从容自若地谈笑风生。  
    三尺讲台于明楼,便是一方天下。
    明教授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更别提明楼身上那股子洋人没有的儒雅温润的气质,更是吸引了无数目光。
    当然,明诚也是其中一员。
    那时候明楼尚未从离开恋人的失落中走出来,故土又正值日寇铁蹄践踏,因此明楼眼里常常流露出忧郁和不得志的烦躁。
    明诚看在眼里,他开始朦朦胧胧地领悟,大哥不是囚于牢笼的鸟雀,而是注定要承担大业,翱翔天际的雄鹰。
    那么自己呢?
    明诚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扣问自己。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看见大哥桌上那一本红色的册子。他的手指颤抖,隐约觉得那应当是自己未来的出路,金色的镰刀锤子,他抚摸过封面,将那四个字深深地烙进脑海,共产主义。
    再后来,大哥终于发现了他的事,或许他根本没有想去瞒。他甚至希望大哥发现自己的秘密,这样便不必再遮掩,他可以策反大哥,他知道大哥胸怀天下,有救国于水火的远大抱负。
    可是大哥却只有轻描淡写地一句话:“我是眼镜蛇。”
    眼镜蛇,青瓷的上线。他的顶头上司。
    原来大哥早就知道。
    又或许这条路,正是大哥有意无意引他走上的,就像大哥说的那样,“我们明家养花养牡丹,种草种兰草。”
    他们注定是要走上同样的路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