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楼诚]不疯魔,不成活4

  明长官不能一直缠绵旧情!阿诚哥那么喜欢你!
以下正文。
***************
旧日时光柔软,并不曾在记忆里变成化石。

   明楼知道阿诚的心思,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只是从某一天开始,他发觉阿诚看他的眼神不那么对。
    那眼神并没什么害处,也并不陌生,他曾在汪曼春的眼里看见过有些类似的情绪。只是阿诚藏的更深些,更隐晦,也更克制,可是却真实存在。
    感情从不会突如其来地开始,在那之前,一定有一个相当长的铺垫,累积,才会逐渐明显到能被他发现的地步。
    然后明楼才猛地发现,他印象中一直怯懦羞涩的小孩已经成长为一个挺拔、正直、漂亮的青年人。
    明楼一直知道,阿诚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在那两道浓眉之下,是一对清亮澄澈的眼睛,就好像山间的梅花鹿,又温驯又无害。
    尤其在他看向自己的时候,亮晶晶的,又包含信任和依赖,偶尔会让他隐约有种虚荣。或许是作为兄长的虚荣,或许是作为男人的虚荣。
    阿诚在不知不觉间渗透了他的整个生活,阿诚比他更清楚他最爱吃哪家摊子的早点,最爱哪个牌子的墨水,西装要配哪一条领带,哪一对袖扣。
    甚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阿诚选择了与他一样的道路。那是阿诚唯一一次背着自己,偷偷决定一件事,可是殊途同归,到最后他还是追随了自己的脚步,无比坚定地。
    明楼想,大概自己确实是幸运的,一辈子,能遇见这样一个生死相依的战友,彼此信赖的兄弟。
    巴黎的晚上,太明亮了。他踱步到窗边,低头看着流光溢彩的霓虹灯,把夜晚点亮,如同白昼。
    太明亮了,不好。他摇摇头,拉上了帘子。看不见明月和星辰,黑暗却躲在光明的背后鬼鬼祟祟。
    不知道阿诚睡了没有。他想起阿诚那一声“大哥”,万语千言却最终化作这一声呼唤,沉甸甸地砸在他心口。
    他想他大概是心软了,面对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他切切实实地感觉到心脏的跳动和柔软。
    有那么一刻,他是想握住阿诚温暖的手,抚摸阿诚的头发,把他拥在怀里,甚至倾吐自己的惆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