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一百个吻6

第六个吻

    梅长苏研究那“竹里短”已有多日了。翻来覆去地瞧,仍是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这“竹里短”是从百面书生身上缴来的。形如翠笛,周身碧绿。
    “竹里长,竹里短。长长短短招魂幡,揽来故人一声叹。”
    江湖上传言这“竹里短”能招魂。按理来说能招魂的应当是乐器一类,可是这个东西却没有孔洞,更没有裂缝。
    明明应当是竹子制成,可是敲击起来竟有金石之声。
    奇哉怪也。
    抿了一口茶,梅长苏的眉间皱起深纹,究竟要怎么用?正想着,眼珠却一动,唇畔已是漾出笑来:“来了就别藏了。”
    “我说你怎么每次都能知道是我啊?”蔺晨轻啧一声从藏身之处走出来,大大咧咧地晃悠过来,一屁股坐在梅长苏对面。
    “身无彩凤双飞翼。”梅长苏敛着眸继续观察手中的“竹里短”,全然不顾蔺晨听到他这话时的表情。
    蔺晨乐呵呵地凑过去,脸上那叫一个桃花满面:“哎,我说长苏。”
    “嗯?”梅长苏抬眸去瞟。
    “你说你讲个情话能不能别这么含蓄,要不是我满腹经纶,学富五车……”
    “我知道你能听懂。”梅长苏截住了他的话头,顺手把那“竹里短”丢进蔺晨怀里,身子一歪斜倚着软榻,笼起手只朝人抬了抬下巴——帮忙看看。
    蔺晨瞅了眼人,心里多少有些不情愿,却还是颠来倒去地看一遍,双指敲击着管身。
    敲上一遍之后“嘶”了一声,饶有兴趣地“诶”了一声,随即抬手招了招手,示意梅长苏靠过来。
    “长苏,你听。”
    梅长苏附耳过去,蔺晨掌心运力,重新敲击一遍,这一次带上内力,击节之声竟然有所变化。
    “你精通音律,应当能听出来些什么。”蔺晨停下手,颠了颠手里的东西:“这东西古怪得很,它竟然是吸内力的。也难怪你研究不出个所以然。”
    “是宫商角徵羽。”梅长苏点点头,从蔺晨手里拿过“竹里短”推测道:“西周时周公旦曾创作了一首‘招魂曲’,传说演奏这曲子的乐器是一种琴。
   野史记载其‘色如青玉,声如金石,长而细,中空如蕖芙之茎,无孔,以人骨击之,有清越之声。’我想,这大概就是书中记载的那琴了。”
    “那你……?”
    “既然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东西也就没用了。”梅长苏微微一笑,将那“竹里短”丢到一旁。
    似是看出蔺晨的惊讶,梅长苏伸手勾住他的肩膀低笑出声:“我想做的只有为曾受冤屈之人讨一个公道,至于其他,逝者如斯,不便叨扰。”
    蔺晨恨恨地咬住梅长苏的嘴唇,含糊不清地道:“你总归有理。”
    梅长苏双手勾住蔺晨后颈,两人滚在榻上,自是再无他话。
    至于那“竹里短”?切,谁去睬它。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