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一百个吻3

第三个吻

    芸香楼二层是雅座,不同于一楼嘈杂喧闹,二层幽静雅致,装饰精美而不失天然,倒有几分茶室的格调。
    一张黄花梨的方桌,二人对坐。
    白衣的是倜傥风流,一双桃花儿眼顾盼生辉,鸦发垂在颊边蕴着慵懒。
    青衣的是温润清雅,面庞虽透着些许病弱意味,但更衬出其青竹之姿。
    店家上菜的速度快而静,桌上摆着的菜品各有风味。松鼠桂鱼是唯一一道浓墨重彩的大菜,其余的都是些清汤寡素的菜色,唯一一点明亮,当属那一道油炸臭豆腐。
    蔺晨咽下最后一口鱼肉,自觉吃了个八成饱,便不再动。桌上的菜品被他扫了个七七八八,唯独那盘豆腐他是一口未动。
    梅长苏倒是时不时地夹一筷子。蔺晨看着梅长苏垂眸专心致志地吃饭,心里便动了别样心思。
    所谓是“饱暖思淫欲”,心上人就坐在眼前,怎么能坐怀不乱呢?
    蔺晨拿筷子尖指着那盘豆腐,单手支着下巴开始试图吸引梅长苏的注意力。
    “豆腐这东西,可真是人生赢家。”
    白皙的手握着一双竹筷,搛起一块炸得金黄酥脆的臭豆腐,缓缓送入口中,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你看啊,这做好了是豆腐,做水了是豆花儿,做的太水了是豆汁儿,做干了是豆干,做的太干了就炸一下变成豆腐泡。”
    絮絮叨叨的话并未影响食客的心情,只消片刻,盘中的豆腐已经去了小半儿。
    “做坏了还可以变成臭豆腐,发霉了就可以变成毛豆腐。哎长苏,你知不知道毛豆腐是怎么做的?”
    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蔺晨更来劲了,手肘撑着桌面凑得很近,面上的笑就跟一只坏主意得逞了的狐狸没什么差别。
    “要把豆腐放到发霉,毛豆腐上面那些毛就是发霉长出来的,美其名曰『菌丝』…唔!”
    一块臭豆腐被梅长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了蔺晨的嘴里。
    蔺晨的脸绿了。紧接着捂着嘴蹲到了桌子底下。
    等梅长苏搁了筷子,捧起一杯清茶润了口,蔺晨仍蹲在地上。
    “蔺晨?”
    梅长苏站起身走到蔺晨身旁俯下身子去看,语气多少还是有点担心的。谁知道这才刚刚矮了身就被那人一把拽住扯进怀里。
    唇瓣贴合时梅长苏还有点发愣。
    蔺晨心满意足地咬了口梅长苏湿润的下唇,扶着人站了起来。
    原来臭豆腐也挺好吃的嘛。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