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一百个吻

小段子。短小快。蔺苏日常,应该……
我也不知道我会弄出什么脑洞。
以下正文。
****************
第一个吻。

    梅长苏和蔺晨的第一个吻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

    那个早晨屋外刚刚下过一场大雪,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阳光晃眼而明亮,看着无比的温暖。虽然冬天的太阳没有温度,但也足以让许久见不到阳光的梅长苏喜悦。

    他难得走到屋外,披着厚重的大氅,一边搓手哈气,一边半眯着眼适应室外的光亮。

    那时候飞流还没有进入他们的生活,江左盟刚刚发展出了一点势头,琅琊阁的榜单上还没有江左梅郎这号人物。

    就是这样一个又安静又干净的早晨,梅长苏站在长廊下,看见一身月白色锦袍的蔺晨正在院子中央堆雪人,头发垂在颊边看不清表情,可是梅长苏就是笃定,蔺晨此刻一定笑得很好看。

    等蔺晨堆完了雪人抬起头的时候,梅长苏在心底暗道了一声“果然”,蔺晨笑得露出一排洁白干净的牙,尚显得有些青涩的脸上挂着远远比阳光要暖和亮眼的笑容。

    “长苏。”

    梅长苏定定地看着站在雪里朝他招手的人,为什么老天爷会造出蔺晨这样的人呢?那么无拘无束,逍遥自在,让他既向往又羡慕。说不定蔺晨是下来历劫的神仙。

    他这么想着,随即又暗暗唾弃自己,如果这种幼稚的想法被蔺晨知道,指不定这只胖鸽子要怎么得意。

    梅长苏没有意识到,似乎和蔺晨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变得比较幼稚,比较真实。

    蔺晨自然不知道梅长苏的心理活动,他看长苏只是站在那里发呆,一点也没有回应的意思,便毫不犹豫地丢下刚堆好的雪人,跑去找他的小美人。

    “长苏。”蔺晨的脸被冻得发红,眼睛却亮晶晶的,带着少年人的狂气和直白。

    梅长苏好看的薄唇抿出一个柔和的弧度,他把手炉递给蔺晨,半真半假地责备:“堆雪人也不知道叫上我。”

    “你不能受冻。”蔺晨捂了一会就把手炉塞回梅长苏怀里,他身体好,又是习武之人,手很快就变得热了。

    想到长苏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蔺晨就有些着急,掌心贴上梅长苏的脸颊去试温度,入手果然一片冰凉。

    “这么凉,赶快回屋去……”梅长苏被他捧着脸下意识地抬了抬下巴,蔺晨因为急切又靠近了些,这么一低头一抬头之间,两人的嘴唇就这么恰好擦过。

    两人都愣住了。

    过了半晌,蔺晨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好软……哎哟!”因为蔺晨的动作和话羞得满脸通红的梅长苏狠狠踩了这个浪荡子一脚,转身回屋去了。

    只留蔺晨一个人蹲在长廊下一边疼一边笑。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