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语c]调酒自戏——血腥玛丽

泥土里浸润了妖艳的红,洗不去的腥味儿。
握在你的手里的,晶莹的酒杯,我的小甜心。
我看见你的红唇,当冰块啷当掉落进雪克壶,你抬起头的时候。千年前的玛丽一世也喜欢这样的颜色,她屠杀新教徒,亲爱的,就像你漫不经心地剜出我的心脏一样残忍。
可我乐意让我的鲜血染红你的豆蔻,就像红色辣椒油呛得人鼻腔发痒,然后黏黏糊糊地滑落在洁净冰块上,如同附骨之蛆。
冷褐色伏特加和番茄汁勾兑在一起是绝佳搭配,宝贝儿。
十五世纪偷盗尸体的人常常看得见这种色彩,诡异阴郁好像凝结的脏污血块儿。
青黄色柠檬十字切口,我的指尖沾染了番茄的艳丽,可我不介意。因为我的鼻腔里尽是血腥的泥土气息,我想你也一定闻得到,因为你最喜欢那味道。
柠檬汁液被压进雪克壶,摇晃均匀倒进杯里。玛丽的魂灵在里面挣扎着,我好像能从你的眼眸里看见。
黑胡椒粉和干辣椒粉撒上酒面,你会喜欢用烧尽的骨灰点染这场华丽的屠杀。
柠檬片、芹菜杆是无谓的装饰,盛大华丽的烟火却用纯净的假面收尾,我想我不甘心。
一点青芥提点辛辣,我要给你留一道难以忘怀的餐后甜点,我喜欢你那鳄鱼的眼泪,虚假得让我觉得可爱异常。
一场完美的盛宴,血腥玛丽。四味俱全,唯独不留甜蜜。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