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长相忆不如长相守4

其实我觉得第三章就可以算是完结了……我实在不会写小甜文啊!心好痛!以后再也不作死开甜文坑了!
以下正文。
*****************
    老阁主听说自己儿子疯了的时候差点没把茶杯给打了,马不停蹄地赶到琅琊阁,正好看见蔺晨在院子里勾勒水墨丹青,一身浅蓝锦袍,除了身形清瘦许多,正常的不能更正常了。
   ,他立刻吹胡子瞪眼地骂:“是哪个小兔崽子说蔺晨疯了?”旁边跟着的下属愁眉苦脸:“老阁主,您先别急着骂,您再看看。”
    蔺晨在画梅花,墨梅开在宣纸上,掉进了雪里一样静美。
    “本公子的画技又大有进益。”搁了笔,蔺晨唇角扬起,不动声色地睨着坐在一边的梅长苏,等着那人夸奖自己。
    “我看你脸皮的厚度也大有进益。”梅长苏看着蔺晨一脸“求表扬”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这家伙不知怎么回事,跟飞流越来越像了。
    “你说什么?”蔺晨挑高了眉。
    “画的不错。”梅长苏立马改口。
    “哎——正是。”满意地点点头,蔺晨抽出腰间别着的折扇“唰”地一下打开,自诩风流地摇晃着扇子,得意忘形间拎起画作看向梅长苏:“你说挂到哪儿好?”
    梅长苏憋着笑,笼手坐在石凳上,眼看着未干的墨迹缓缓流下来,抬眼瞄了还乐呵的蔺晨,硬是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哪都好……噗。”
    真是憋到内伤了,梅长苏终于还是忍不住漏出一声笑,然后一下子破了功,捂住嘴嗤嗤地笑起来。
    蔺晨终于反应过来赶紧去看自己的墨梅图,才发现它已经无可挽回地变得一塌糊涂。
    再看一眼已经笑得快要滚到凳子下的梅长苏,饶是蔺晨这种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乱的厚脸皮也有些恼羞成怒:“嘿你个小没良心的你还笑!”
    并起二指作势去戳,梅长苏反射性地用手去捂,笑容还没褪去又浮起一丝惊吓的委屈,眼里都是笑出来的盈盈水光。
    两人俱是一愣,然后心照不宣地笑出声儿,越笑越乐,最后捂着肚子笑成一团。好像听了个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他们这边儿笑着,老阁主那边脸可就黑成了锅底。
    在老阁主看来,蔺晨就是一个人在自说自话,最后自己乐不可支地笑成了个大傻子。这、这,难道真的疯了不成?!
    一想到儿子疯了自己这游山玩水的日子就要走到尽头,老阁主不禁悲从中来,一把扑过去悲怆地大喊:“我的个儿啊!”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