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GL]背叛

    密探来报,她背叛了。
    为了一个女人。
    她斜倚在紫檀软榻上,黑发墨眸,雪肤朱唇。赤色长裙边隐隐露出一小截小巧纤足。
鲜红的豆蔻间夹着一张薄薄的纸。
    看着纸上寥寥数语,她神情似笑非笑,眉宇凄凉。
    明明她不过一个下属,为何心里会如此疼痛?
    明明自己爱着的,是那个男子啊。为何会对一个下属,而且还是一个女子,如此在意?
    是因为她对她太好了么,好到让自己早就习惯了她的存在,以至于当她真的背叛她时,她竟不忍,不忍杀了她。
    “属下来迟,望楼主恕罪。”她风尘仆仆,脸上犹有倦意,一袭素色劲装勾勒出她曲线优美的身形。
    她瞧着她,指尖不自觉的扣入掌心。
   “你且说说,这些日子你做了什么?”
    她笑意盈盈,撑着头看跪在地上的她。
    她不语,单膝跪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雪白长发垂在颊边,身形挺拔如松。
    她微阖的眸子闪过一丝冷光,松开细指,将余留她指尖温度的纸张丢在他脚边,慵懒的声音妖冶妩媚:“怎么?见到本座便哑了?”
    她依旧垂头,白发如月色凄迷。
  “属下不敢。”她声如冷石,她却不由得笑出了声。还是这样,跪在她面前,姿态低微,却从不显得卑微。
  “难为你挖空心思好算计,向本座表忠心,骗本座的信任。呵,你真将本座当傻子不成?”她说得轻巧,但心却早已犹如刀割,疼得几乎窒息。
   “背叛我风语楼,只是为了一个女人么?”
  “属下只想以一个配得上她的身份站在她面前。”她语气坚定,她心如刀绞。
她伸出皓腕,玉指托住她精巧下颔,对上那双冷漠如冰的眼眸,她笑意迷离:“你可知背叛我风语楼的代价?”
“属下——”
   她冰凉的指尖抵住她温热的唇瓣,声音温柔而残忍:“嘘——风语楼令,背叛者,死。念你为风语楼所做颇多,本座便赐你一个体面的死法。这酒,你喝了罢。”
桌上一壶清酒,一盏玉杯,酒液清亮,却是致命毒药。
    她指尖微颤,迟迟没有去拿那桌上的酒杯。她不由得讽刺一笑,原来这不言不笑,宛若天山冰雪的冷漠女子,也是怕死的么。
  “若你愿意杀了那女人,本座可以考虑绕你一命。”
    她愕然抬头,眼里千丝万缕地勾出百般复杂滋味,她定定地看她,嘴唇蠕动明明想说什么。
    她却不耐去听了:“不必多说,我心意已决。”宛如毒蝎蛰了心脏,恶毒溢满心房。她想,我要让你后悔背叛我,我要那女子痛不欲生。
    她终于沉默。安静起身,执起酒杯一饮而尽。
    啪!
   杯盏落地,她堪堪扶住桌檐,唇角溢出一丝血迹。
    她终是大笑,笑得畅快淋漓,笑得泪流满面:“究竟是怎样的女子,足以让你动情?”
    她妒,她以为,她对她是有情的。多少次目光相交,她看得出她眼里分明有情意殷殷。
    她竟微微的笑了,那是她第一次看见她笑,那么好看,那么温柔,他说:“你终于还是问了……那女子,是你。”
  “我知道你爱着另一个人......我也知道,你不信......其实初相见时,便已动情。
霏燕,若有来生,许我.......”
    她终是没能说完。
    她没有叫她楼主,她叫她“霏燕”,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叫得她心都要碎了。
    自作自受。自作自受。
    她搂着她的尸身,笑得有多美,便有多痛。
  “云琅……霏燕愿许你来生,许你生生世世。”
    她终是弄丢了那个最爱她的人。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