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长相忆不如长相守3

忽然想到的废话,爬回来补一下。
求心求评,看在我今天跑出去玩儿了还记得回来写文的份儿上。
配合BGM《从前慢》  一起食用效果更佳。
以下正文。
****************
  蔺晨知道日有所思必然夜有所梦,只是没想到,这个梦会如此清晰,清晰到让他呼吸都觉得痛。
     梅长苏站在他的床边,身上还是那套蔺晨亲手为他换上的衣裳。
    俊雅的眉眼那样的熟悉,就连眉心浅浅的褶皱都如此清楚,让他忍不住抚平。
    梅长苏就这样蹙着眉,声音既温柔又好听,带着淡淡的责备:“蔺晨,”他说,“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吗?”
     是啊,我答应过你。蔺晨苦笑,你那么聪明,又那么自私,你到死都要为我套上枷锁,你到死都想着怎么偿还我。
    梅长苏,你的心真是石头做的,又冷又硬。
    蔺晨忽然就红了眼圈,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长苏,长苏,梅长苏……”就像和亲人走散了的稚童,一声一声地唤着,又无助又凄惶。憋了那么久的眼泪,在又见到梅长苏的那一刻,终于爆发出来。
     再坚固的铜墙铁壁,也挡不住他,哪怕是梦里的他的一句话,一个笑容,只因他是住在蔺晨那座城中的人。
     白云苍狗,我心中城池从荒芜到繁华,城中的人,仍只有你一个
    梅长苏是他最柔软的肋骨,轻轻一按,就是锥心的痛。
    “别哭,蔺晨,别哭。”梅长苏慌了手脚,他动了动似乎想要靠过来抱他,却最终收回了手,只是微微笑起来,用蔺晨最喜欢的模样,又轻又慢地说,“蔺晨,我回来了。”
     蔺晨心想,真好。在梦里,他还能看见长苏,真好。
    他真是贪恋这个时刻啊,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这美梦。若能一梦不醒,该多好……该多好。
    他伸出手,颤抖着的手指去触碰梅长苏的脸。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碰不到。手指仿佛从冰冷的雾气中穿过,除了冰冷,再无其他。
    梅长苏无奈地看着他,没有躲避,也没有靠近,只是安静地站着,再冷静不过地吐出残忍的事实:“你忘了吗?我已经死了,人是碰不到鬼的。”
     你已经死了,而我还活着。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蔺晨不说话,执着的伸着手,一遍又一遍地去摸,却又一遍又一遍地摸了个空。
     我不信,我不信。
    他无比执拗地尝试,碰不到,他就把手掌虚虚地贴在梅长苏的颊边,就好像真的摸到了他一样。
     蔺晨笑了,顺着梅长苏脸颊的线条反复地摩挲,哪怕入手只是虚无,可是他还是很满足,那样满足,又绝望的笑容。
    “长苏,你瘦了。”
     梅长苏想说,他想说你才是瘦了,他想说我是鬼啊,怎么还会瘦呢?他想说蔺晨你真是个傻子。
     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
     梅长苏只能僵在那里,任由蔺晨作出抚摸他的样子,呆呆地回望着蔺晨水光潋滟的眼。
     像是深藏了整个世界的深情。
    “长苏,长苏……我好想你,我好想你。你回来吧,你回来吧。”蔺晨低声地重复,每一字都把自己的心划得鲜血淋漓。
    明明知道长苏已经死了,明明知道他再也回不来了,是自己亲自把他送进了棺木,亲眼看着他下葬。
     可是自己现在又在做什么呢?抱着本不应该存在的希望,折磨自己,然后在一个梦里,对着一个幻象,一遍遍地乞求。
    蔺晨。蔺晨。蔺晨。
    梅长苏看着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这个名字。
    我这一辈子,辜负了他那么多那么多,我对得起景琰,我对得起林家,我对得起赤焰七万英魂,我对得起这个国家。
     我唯独对不起蔺晨,对不起这个爱我至深,护我梅长苏一世的人。
    落子无悔。我不后悔我的选择。
    可我痛。痛得仿佛又死了一回。碎骨削皮,甚至不及这痛的万分之一。
    蔺晨。
    我欠你这么多,我愿用我余下的所有来还你。若是还不清,下一世,下下一世,直到我还清为止,直到你厌倦为止。
    好不好?
    天渐渐亮了,一片晨光里,梅长苏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
在蔺晨不可思议的狂喜目光里,梅长苏走近了,将他整个儿拥入怀里。
    “蔺晨。”他微微笑起来,用蔺晨最喜欢的模样,紧紧地抱着他,在他耳畔低声道,“我回来了。”
    冰冷的躯体,冰冷的怀抱。
    可就是这一刻,蔺晨却觉得,再没有比这更温暖的怀抱了。
    再没有了。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