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GL]霜叶红1[奇迹暖暖同人]

牡丹丽春色,游侠骋轻肥。

    牡丹花开遍了云端城,天朗风清的好日子,花香冲天,熏染了侠客的白衣,也迷离了少女的眼睛。
    她牵着爱马,悠然自在,全然不顾那些有意无意落在她身上的爱慕视线。
    躺在百花之中,懒散的支着手肘,取下腰间酒葫芦,清冽甘醇的酒香四散飘忽,也不知是花更甜,还是酒更香。
    “人影,窗纱。是谁来折花?折则从他折去,知折去、向谁家。”
    婉转的清歌藏在风里,飘飘忽忽地钻进她的耳里,挠着她的心。
    一路踏歌寻去,少女纯真又美好的侧脸就深深印在侠客的眼里。
    一眼误终生。
    侠客心想,若是为这如花美眷,便就是抛了命、丢了心、误了终生,又当如何。

血染枫叶红,云端隔美人。

    作为忍者,要做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无情。
    “说啊,你的主子是谁?”女忍呵气如兰,纤柔玉指娇娇妖妖地顺着男人的侧脸勾滑而过,“嗯?”
    柔媚的声音酥进了骨头缝儿里。男人咬着牙,死扛着不肯多吐露一个字,他几乎就要失了心神,舌尖勾转寻到口中藏着的毒药,心神微动之间便想咬破——“啊啊!!!”
    凄厉的惨叫撕裂了静谧暧昧的气氛,女忍收回手,垂眸瞧着这个被自己卸了下巴的狼狈男人,笑容格外妖娆:“我哪里舍得让你死呢?”
     呢喃软语着好似情话,偏又生生勾出一丝森冷。柔嫩的手指探进男人口腔,极尽挑逗地抚摸。
    “藏的东西可真不少,也不怕你的嘴里装不下呢。”把刀片毒药扔给手下,女忍爱怜地拍拍男人的侧脸,把指头上的唾液悉数擦在男人脸上。
    “他若再不说,割了他的舌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回眸冲着男人妩媚一笑,朱唇轻启,“一寸一寸地割。”
    “是。”
    蛇蝎美人,艳丽外表下藏着要命的毒刺儿。

水逐车轮转,尘随马足飞。

    侠客第二次见到少女,是在歌楼里。
    少女跪坐在台上抚琴,银发垂在颊边,柔顺如她人一般。婢女引着她坐下便恭敬地退下。侠客摘了席帽,把剑搁在桌上,静静地瞧着少女。
    那次她才出声,少女就如同受了惊的小猫儿,跌跌绊绊地跑开,边跑还边回头去看,生怕她追上来似的。
    她甚至还保持着伸手的姿势。
    想起那次可以算是尴尬的初遇,侠客不由得笑起来。
    艳惊四座。
    原本冷星一般的狭眸微微弯起,像是初春融化了一池的碧水。英气十足的眉眼不似小女儿的温柔淑婉,却自成一派风流。
    台上的少女自是感觉到那灼热却不带轻佻的视线,便抬了眼去看,恰看见侠客笑容温柔的模样。
    竟是不自觉地羞红了一张俏脸。
    “你叫什么名字?”侠客倾身,将少女夹在衣衫里的秀发勾出来,极尽温柔。光滑的银发还残留少女身上的余温,侠客脑子一热,竟是低头吻了那绺发。
    原本就羞窘得很的少女此刻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把头垂得很低很低,恨不得埋进怀里。支吾了老半天,才小声开口:“我叫鬼舞。不知……”
   她想叫公子,可是眼前的人分明是个女子,虽然她好看得要命,又英气非常,甚至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要好看。
   “叫我依年。”
    “依年。”轻软的声音,好似四月早春的云烟,让陆依年扎扎实实地跌落进去,再也不想挣扎出来。
********************
脑洞开得太大,一章竟然无法完结,心好痛。明明只想写个小短篇的嘤嘤嘤,我要剁手!剁手!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