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长相忆不如长相守2

明明说好了这会是一篇甜文,然而,我写着写着就想往BE的路上带……我有罪。啊啊啊脑洞不堵前途未卜啊!是该找个时间剁手了(x)
以下正文。
****************
    蔺晨站在棺木边,很安静地看着里头躺着的人。
    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他想,唇畔甚至带着一点温柔的笑意,还是这么好看。
    梅长苏身上,是蔺晨亲手换上的,蔺晨自己的衣袍。
    黎纲曾经反对了一句,说“于礼不合。”可是蔺晨哪里是在乎礼不礼的人,没了梅长苏,哪儿还有人管得了他。
    白色的外袍,肩头绣着繁复青花。蔺晨极喜欢这套衣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衬托出本公子潇洒风流的气质”。
    衣服穿得久了,就会沾染主人身上的气味儿,那独属于蔺晨的药香和酒香此时包裹到梅长苏身上,与梅长苏身上的淡香揉杂,让他有种拥抱着长苏入眠的错觉。
    “长苏啊,若不是怕你生气,我真想去陪你。”蔺晨仔细地为梅长苏束发,打理妥帖,然后抱着他亲自送进棺木。
    他的语气既温柔又寻常,好像梅长苏不过是要出趟远门,而他想要陪同罢了。
    “蔺公子,时辰到了。”黎纲走过来低声地劝,“过了时辰便不好了。”
    蔺晨一向是不信这些的,可事关长苏,他也就宁愿迷信一次。
    他弯下腰,仔仔细细地看过梅长苏的容颜,指尖轻柔拂过梅长苏的脸:“长苏,你答应过我要在那处等我,切莫再失信于我了。”
    他又低声重复了一遍,这才直起身,退到一旁。
    在一片恸哭声中,蔺晨只是抄着手沉默地看,看棺盖一点点遮挡里头躺着的人。
    他没有哭,也没有动,只是抿紧了唇立着,脸上空白一片,活像是一块丢了魂的石头。黯淡无光。
    再也没有蔺晨了。他痴痴地想,眼看着棺椁被泥土一点点覆盖,蔺晨已随着梅长苏一同葬下了,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不过一具残躯而已。
    回去之后,蔺晨大病一场,整个人一下子消减下去,清瘦得几乎脱了形。
    他是医者,自然比旁人更清楚自己的身体,别人劝他也不听,只是一个人躺在梅长苏的旧榻上,终日不眠不休,红着眼失魂落魄地回忆他与梅长苏相伴的点滴。
    他想着梅长苏的好,又想着梅长苏的恶。想起梅长苏临死还逼着自己答应他不准做傻事,要好好活下去,就觉得梅长苏万分地可恶。
    可是他又想起,自己直到长苏死去都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心意,又觉得痛憾难捱。
    屋子里梅长苏的气息越发的淡薄,他近乎绝望地想,这是最后一次的放纵了。
    阴阳相隔,此生再不复相见了。
    他终是合上了眼,沉沉睡去。

评论(1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