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首饰情

很小的时候听人说,每一件首饰都有一颗精魂。那时候看聊斋看多了,只觉得害怕,怕妖精会从珠子、链子里跳出来吓人。等慢慢长大了,才觉得这说法很美。我深信着,每一件首饰都有一个守护它的小妖精,守着独属于它的故事。

【紫镯】
妈妈从景德镇旅游回来,给我带了一只紫镯。黄铜的金属搭扣,沉甸甸的环在手腕上。我也不知道这镯子上的紫是什么做的,只觉得深深浅浅的,如同有生命的流动,异常的迷人。每值夏日,冰凉的镯松松地扣在手腕上,于明亮中漾出一份镯的韵味。

【玉蝉】
挂玉蝉的绳子坏了,我也好久没有带它。玉蝉是我十六岁生日的时候的生日礼物,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玉饰。玉蝉的寓意是蝉联,妈妈是希望我能蝉联冠军,但我并不以为意,也许是生性闲懒,并不够积极,父母叹息责备了三番五次,我仍不知悔改。每天埋头于书堆,老牛一样以纸为地,笔为犁,辛勤地爬格子。
女人当佩玉。玉,性情温润如水,正如同女人,最适合滋养身心。那玉蝉虽不值几个钱,但胜在小巧玲珑,雕工简而传神。常常翻它出来,在阳光下放于掌心,细细看一阵,在小心摆回去。等哪一天记得换了绳子,再挂上颈间。

【瓷莲】
蓝印花布,白瓷莲。莲是重瓣蓝尖儿,中间藏着个雅蓝的小莲蓬。白瓷莲一套,一条是蓝色皮绳穿成的项链,一条是蓝色麻线编成的手环。两朵莲花亲亲密密,一朵开在腕上一朵开在颈间,谁也离不开谁。偶尔穿了高领长裙,不能配颈饰,只能委屈它们暂且分离。但出了门,还能听见腕上白莲委屈的咕哝。

【顽石】
幽紫色的石子儿,浸在水里,和雨花石一道卖。三块钱抓一把,淳朴的主人用布满厚茧的大手,一颗一颗的穿好孔,灵巧的将它们结在一道做成手链。从此,十二颗小石头就成了一家,常常盘踞在我的手腕上好奇的东张西望。我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人杰地灵养出了这样好看的石子儿,想必那里的姑娘也是一样的好看。

【钟乳】
细细的红线,穿过小孔,水滴形的灰石便能安稳的戴在颈上。灰石是去游溶洞的时候顺道买回来的纪念品。虽说是石,但触感如玉,极润。放在阳光下瞧,里面浓灰淡白,似锁着一汪烟雾缭绕。小小灰石,无需更多修饰,衬得起简约白衣,撑得住碎花长裙。

【银花】
银的格桑花,银的静。青海的塔尔寺,有西藏的气息。天格外高,云格外软,连空气都是透明的,似乎视力也好上不少。寺庙外的当地人摆了小摊,大红的布铺在小桌上,将银饰一件一件放好,像是对待圣物。
一直以为,没有什么比银更娴静婉约,它是时间舍不得带走的重诺,越放越美。我买了三条项链,一条手链。两条项链送了最好的朋友,一条自己留着,配着手链恰到好处。
静静的银,躺在月光下,如一桶甜睡的雪水。

【粉晶】
粉水晶,十六棱,戴在手上熠熠闪光,是初恋的美。这一串水晶手链是去青岛的时候买的,还有一串一模一样的千里迢迢送给妹妹。后来妹妹的那串被小弟弄坏,只剩下我身边这个孤零零地没个伴。
朋友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思来想去,最后珍而重之地挑它出来送给了薛作为成人礼物。粉水晶象征美好的爱情,希望她能拥有一份最甜美的恋爱。而那粉晶换了新主人,想必也能渐渐忘却好姐妹丢失的苦痛,重新高兴起来吧。

【小狐】
看了《小王子》以后,我跑遍大街小巷,钻进一家又一家的饰品店,去寻一只小狐。皇天不负有心人,那小狐终是被我寻到。银色的狐,闪闪的水钻镶在身上,好像在炫耀自己的美。黑水钻是它狡黠的眼,红水晶作小巧的鼻,一束细细的银链结成的流苏垂在吊坠下,随着步伐轻轻摇晃。我喜欢用手指拨弄小狐胸前纯白的绒毛,软软的,暖暖的,好像有生命。这支俊俏的小狐,我左看右看都很喜欢。
将它收进小袋里,好好藏着。期待哪一天将它送给心爱之人,希望被她驯养。只是后来,小狐送出去了,我却仍是孤单一人。大概我和那书中的小狐一样,都打破不了等待的咒吧。

【玫瑰】
嫩黄的玫瑰,古铜色的细链,安静地躺在黑色天鹅绒上,像沉睡着的公主,优雅华贵。玫瑰项链端坐在古铜色的,雕着繁复花纹的底盘上,带着天生的异域风情,中世纪西欧的贵族式优雅贯穿整条项链,就连搭扣都配着精致的古铜玫瑰叶片,细致的让我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这漂亮的玫瑰是有心人所赠,我受的惭愧,却又贪恋它的美,只好说一句“感君千金意,惭无倾城色。”

首饰盒里的首饰还有很多,一件一件拿出来说,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我想以后我还会有更多的首饰,只希望我能记得它们每一个的故事,小心的珍藏着,等老了以后,在阳光好的下午晒出来,一件一件说给孙女听。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