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GL]暖

    阿楠说好和朋友一起去逛街,结果等她到了地方却接到一通电话:“抱歉楠楠!boss临时叫我去开会啊嘤嘤嘤……你来帮忙吧?”
    厚颜无耻,言而无信。
    阿楠翻了个白眼,对着电话轻启朱唇:“滚。”合上手机开始一个人愉快的闲逛。
    一个人逛街要比两个人舒服,这是阿楠一直坚信的,毕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用在意对方,不是么。
    阿楠大包小袋的出了一家旗袍店,一转身便钻进另一家古色古香的店铺。
    店里光线昏暗,暖暖的烛光和着木头的香气很有几分雅致的味道。
。   一位老太坐在柜边,手里拿一把小扇,穿着青衫小褂,引发用一根木簪盘起。
    瞧见阿楠撩帘进来,老太也不来招呼,只是坐在躺椅上微笑:“姑娘,若是瞧见合眼缘的物什,只管拿去吧。”
    听这话音儿倒像是要白送她似的。阿楠浅笑着点头,从门口的木架开始一排排瞧过来,室内气息温软柔静,倒也悠闲。
    直到瞧见一只木杯——杯子是普通的杯子,木质也说不上多么优良,也不能说不好,与周围精致的木杯比起来有些朴拙,拿在手里有些粗,许是没有抛光打磨过罢。胜在干净自然,有种别致的温雅。
    “婆婆,这杯子几钱喏?”
    老太闻声去瞅,看到阿楠手里的杯子,不由得有些讶异:“姑娘,你选中她了?”
    “是,就要它了。几钱?”
    “不要钱。”老太笑着摆手,拿出一张有些年头的泛黄的纸:“喜欢便拿去,只是得签了它。”
    一纸物契。
    正楷写的字端正,半文半白的,有些滑稽。
    【安槿灵杯,性温凉。喜阴喜水,忌久曝,洁身自好,且不得与余木杂置。每日需与之相近。】
    “这是什么?使用说明书?”
    阿楠看得满头雾水,但又觉得上面写的并非不能接受。
    她自己喜欢干净,又极恋旧,喜欢的东西从不愿丢弃,但又难得动感情。这木杯却是十分合她心意。
    没什么犹豫地签了字,娟秀的行楷潇洒漂亮。
    阿楠捧着杯子离去时,老太分明看见一个清雅女子冲她点头浅笑,不由得也眉眼浅弯:“看来安槿是喜欢紧了这小姑娘的了。”
*
    买了杯子搁在书桌上,左看右看都觉得分外适意,不由得勾起唇角靠在椅背上欣赏。
    此时阳光酥暖,干净的米黄书桌上一株绿萝,旁边错落的摆着几本书,书边放着泡了花茶的木杯。阿楠一直希望的,也不过就是这样闲散的午后了。
    这么想着她半合了眼,一阵阵倦意袭来,却在朦胧间看见了一个女子。
    素色旗袍,窈窕曲线,噙着柔和笑意凝视她。她眉眼干净安然,恰似从古画中走出的下凡仙子。
    她开口唤她,声线微凉:“阿楠。”
    轻柔如羽毛浅落云端,美得让阿楠觉得这是一场梦。
    她睁开眼,静静看着女子。她身上有一股树木般温甜的气息,好像回到了儿时母亲的怀抱。阿楠开口:“你是那只木杯?”
    少女微笑颔首:“叫我安槿。”
    她那么从容,笃定了阿楠不会惊慌失措。
    的确。没有惊慌,反而心里柔软的那一片,悄无声息的沾满芳菲。
    什么叫一见如故?阿楠笑意浅浅,这便是了吧。第一眼见她,便如同已经在一起千万年。
    初相见,已知故人来。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