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蔺苏]陌上花开,美人何处

在开新坑前来插一刀有利于身心健康。嗯。
以下正文
*************************
    突如其来的人世,我们都是闯入者。

    琅琊山的桃花开了。绵延百里不绝,风吹花落,宛如盛世仙境。

    “下雨啦下雨啦!”飞流激动死了,抱着一颗桃树拼命地晃,晃得花枝乱颤,花雨纷飞。

    蔺晨坐在桃树下泡茶,单薄的花瓣儿落尽杯盏,莹莹的碧绿上飘着浅粉。茶用了上好的武夷,千金难求。

    泡两杯,推一杯给对面,自己捧着青白骨瓷杯低眉敛目,静静地嗅。

    “不错,难怪你喜欢喝。”品一口,苦尽甘来,他柔了眉眼,朝着对面轻笑。

    那边不接茶,也没有回应,蔺晨也不生气,倒了凉掉的茶再续。

    “怎么,还生我的气?我还不是希望你能好起来,再说了,左右不过一半的寿命。”

    好像这一半的寿命算不得什么。可是对方仍是一声不吭,好像打定了主意要和他死拧到底。

    蔺晨无奈,只能一边叹气一边拂去落在对方身上的花瓣,好声好气地告饶:“我错啦,你就原谅我吧。”

    “苏哥哥,给。”蔺晨话被打断,只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小兔崽子,打扰我跟长苏讲悄悄话。

    飞流手里是一枝桃花,开得正好。飞流折枝时小心得很,一瓣花瓣也没有落下。

    “好,飞流真棒。”苍白的手接过花枝,凑到鼻尖下轻嗅。

    飞流歪头眨眨眼,高兴地笑了:“苏哥哥,好看!”

    蔺晨在心里得意的想,那当然,我家长苏可是绝世美人儿。

    “苏哥哥,瘦了。”沉默了一会儿,飞流忽然蹦出这么一句,然后他颇为困惑地挠挠头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

    只是记得眼前的苏哥哥,原先并没有如此清瘦。

    想不通的飞流很快把这么复杂的东西抛诸脑后,又欢快地飞离了。

    蔺晨看着飞流远去,勾起一抹浅笑。
“长苏啊,飞流长大了,是不是?”

    他捏着那枝桃花,笑得凄惶。
   
在他的对面,赫然立着一方土坟,灵牌上书几个血字:
“爱妻梅长苏之墓”。

    丢了一身功夫,落下了一身病痛,依旧没能把人从地狱里拉出来。

    蔺晨苦笑着摸了摸自己清瘦的侧脸,撑着身体站起来,把那枝桃花插在梅长苏的坟前。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