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语c自戏]鸡尾酒

The moment,此刻。我亲爱的,我想说与你听。
青柠的涩香在刀刃破下的瞬间幽幽地漾开,表皮顺着冰凉刀面与果肉分离,疼痛也听不到尖叫,只有颤巍巍蜷曲在一起,十八世纪的公主。温柔的曲线,铜镜里里照出的金色卷发,比阳光都轻软。
骑士的号角吹响了,你听啊,我甜蜜蜜的爱人。战斗就该用绝对伏特加来致敬,呛得眼眶发热,对,战争从没有温和的基底。
你曾经说要随我去看海,因为你喜欢那明艳平静的幽蓝。却不知道海浪也能拍碎礁岩,怒吼声里恍惚听见水手的低唱,牛皮袋子里朗姆酒的浓烈醇香。
金棕色龙舌兰高贵漂亮,让我踩着华尔兹的乐点请您跳支舞,白手套红玫瑰,如今都已染上鲜血。白兰地最适合点燃看它火焰缥缈冷艳,嘶嘶作响的谧静,硝烟的无声。
威士忌出现在绅士们手中的频率总是高得要命,不过我猜大多数人只为装腔作势,这腐朽的荣光,绚烂的堕落。金酒是最后的高潮,烈酒杯中琥珀色晶莹酒液轻轻荡漾,食指一点看着它义无反顾投入洛克杯中,这场战争总有士兵要牺牲。
兵刃相接叮啷作响,冰块堆叠尸骨构成王座,让我牵着你的手,亲爱的。华丽裙摆,辣椒油是最后一滴,卷曲柠檬条轻佻垂落,你的金发染上了血色,因为你咬破了我的嘴唇,我娇滴滴的美人。
幽艳的蓝色是不是你最渴望的海面,洛克杯盛着的仿佛一个蓝色的梦,太过冷艳如同碎冰屑冰冻味蕾,我柔弱的殿下,就像你永远不知道海浪能将你一瞬间粉身碎骨,然后带你进入恶魔的梦境。
The moment,此刻。我亲爱的,这个故事,我已经娓娓道来,请你品一口酒,看一眼你身旁的姑娘。

评论(7)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