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爱岸边露伴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仗露】驯犬(中)

其实仗助和露伴的初次见面可以说相当糟糕。作为刑侦天才的露伴,体能测试却一直是将将才过及格线,比起浪费时间在体能练习上,露伴宁愿多花点时间研究犯罪心理。

他第一次追捕偷了水果摊的水果的东方仗助,过程倒是很轻松,但千不该万不该,露伴把人制服了之后说了一句“臭小子,你以为梳了个老土可笑的飞机头就可以变得厉害了吗?”,那之后,原本还温顺到有些唯唯诺诺的少年一下子狂暴起来,一边怒吼着“侮辱我的头发的人不可饶恕”一边疯狂地把露伴揍了一顿,而露伴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最后还是警局其他人赶到合理把仗助制服的。在昏过去之前,露伴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给仗助带上了手铐。

那之后露伴就像跟仗助杠上了一样,隔三差五地找仗助的岔,而仗助也开始越发频繁地给露伴找麻烦。到了后来,仗助甚至会跟露伴打趣“感觉露伴的手铐都快认识我了的说~”。这样的相处模式一直持续到仗助被硬拖去夜店那天。

虽然一直顶着“不良”的称号,但仗助骨子里其实还是个非常单纯的家伙,对于烟酒之类的东西向来敬谢不敏,然而在夜店里,捧着一杯牛奶也未免太奇怪了,不过夜店也不可能贩卖这种东西。
仗助只好随便点了一杯酒拿在手里,谢绝了朋友蹦嗨的邀请,一个人干巴巴地坐在吧台边,时不时装模作样地晃一下。

“未成年不能喝酒。”

熟悉的声音在仗助身后响起,他险些把手里的酒杯打翻。仗助慌慌张张地回头,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忙乱之间打翻了酒杯,威士忌洒在他的大腿上,仗助一边大叫着“新买的西装裤报废了”一边去擦裤子,狼狈到了极点。

而露伴一只手臂支着吧台,冷眼看着仗助狼狈的样子冷嗤出声

“白痴。”

“什、什么嘛……还不都是露伴的错……”

仗助难得没有底气地小声嘟哝,又忍不住偷偷抬眼去看露伴。

和他平时见到的那个严肃冷淡的警官不同,眼前的岸边露伴,简直是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人。他脸上画着略显冶艳的眼妆和唇妆,但令人意外的合适,也并不显得女气,反而是一种充满魅力的感觉,而露伴的衣着更是大胆,完全贴身的上衣布满破洞,下摆短得要命,暴露紧窄漂亮的腰部线条,九分裤的裤腰也低得可以,好像扯一下就会直接掉下来,仗助明显能看到内裤的边缘。再往下,他露出洁白纤细的脚踝,最为要命的是露伴这家伙竟然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仗助浑身僵硬地看着露伴在他对面坐下来,一只脚踩着脚蹬,另一条腿叠上来,微微翘起脚尖。也许两人离得太近,露伴高跟鞋的鞋尖似乎是无意地蹭过仗助的腿。

“在看什么?”

露伴手里夹着一支细长的烟,似乎是看出了仗助的窘态,他眯着眼吸了一口,然后倾身凑过去,仗助的脸颊一下子变得滚烫,太近了,他的心脏开始狂跳,但紧接着,露伴就冲着仗助的脸呼出了烟雾。仗助被呛得狼狈地咳嗽,他听见露伴嘲弄又带了点愉悦的大笑,莫名其妙地又觉得有一丝贪恋。

露伴手里的烟上有唇印,他的手指纤细洁白,夹着烟的姿态也令人着迷。

是薄荷味的。

仗助抹掉了因为咳嗽太久而溢出眼角的眼泪,不合时宜地想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