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仗露】驯犬(上)

“喂,小鬼,你是白痴吧。”

在东方仗助第八次被露伴抓进警察局以后,露伴终于忍不住开口嘲笑这个梳着愚蠢飞机头的不良少年。不管是集体斗殴还是聚众闹事,这家伙永远都是跑得最慢的那个,笨拙得像只熊。

审讯室里只有一盏昏暗的小灯,正对着仗助,逼得他睁不开眼。但他还是忍不住倒在椅背上,眯着眼努力去觑眼前的警官先生。

20岁的岸边露伴,作为被刑侦队破格录取的天才警官,却申请来到杜王町这个小镇做一名普通的片警,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仗助在杂志上读到过关于岸边露伴的专访,比起一个警察,他更像个明星。长得好看,身材也很棒,气质清冷高贵得像只不亲人的波斯,然而他又带着充满违和感的诱惑力,包裹在严谨禁欲的警服之下,无声地散发着罪恶的香甜。

谁才是天真的那个呢?仗助咧开嘴笑了一下,在得到露伴的警告以后耸了耸肩。

“反正关几天就会出来了的说,拿几天牢狱生活换来见到露伴的机会,不是挺棒的嘛。”

露伴站起来走近仗助,仗助下意识去看他,并注意到露伴的眉形很美,和仗助高挑锐利的眉峰不同,露伴的眉毛线条温柔,到了尾部才英气地微微上扬,美丽又不缺乏男性魅力。而此时,露伴的眉毛微微扬起,手臂环胸,下巴微抬,教科书似的轻蔑表情。

“是嘛,因为是未成年人,所以拿你也没办法。说得没错。东方仗助,像你这样无所事事的小鬼,能得到的只有我的厌恶而已。所以要是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才犯事,那还是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污染我的眼睛了。”

“哈?!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吧!你越是这样说,我越是要来骚扰露伴的说,因为露伴让我伤心了,那么作为报复,我也不会让露伴好过!”

漂亮的紫色眼睛因为燃着怒火而熠熠生辉,露伴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短促的音节,丢下了一句“那你尽管试试看,小鬼”,就离开了。

仗助此时才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弯下腰露出沮丧的神情,超级不great,被讨厌了的说……

而此时,门外的露伴却勾起唇角,到底谁才是猎物,一切还未可知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