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凌

咸鱼一条 没法翻身

求不得(圣屠)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我看着身侧的人,他的金发被沉坠的夕阳染上蜜色,而他的眉宇,此刻有一点忧愁。

太阳落了,于他一笑中。

暮色四合,我听见光和风发出裂帛的声音,刚刚燃起的火堆噼啪作响,他坐在我身边,任由夜色一点一点向他聚拢。褪去白日的浮华和轻佻,就连过分明亮的眼睛此刻也显得晦暗而深沉。

我听见他说,真寂寞啊,屠龙小弟。漂泊了这么久,我也想家了。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我提着酒坛喝酒,那不是上乘的佳酿,但我喝出了醉意。我默然不语,他早已习惯,只是一个人慢慢地絮语。

他说,他曾遇到过一个姑娘,她披着红纱在金色的沙漠里跳舞,像一团火焰点燃了他的眼睛。

他说,那团火焰把他的心也照亮了。

他这样说的时候,眼睛是亮的。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火光的缘故。在火光的映衬下,他笑起来,蓝色的眼睛是雄鹰飞过的天空,黄色的眼睛是蜜色的琥珀,窖藏数千年的深情。

“屠龙小弟,你知道喜欢的滋味吗?”

我没有回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自打被锻造成型的那一刻,我的结局就已经注定,无人可以改变。那是我的使命,恰好也是我的愿景——与这世上最强的剑一战。而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我为之燃烧。

“你真是没趣得很。”

他终于也睡去了,清醒的人,只剩下我一个。

我知道喜欢的滋味吗?

手指摩挲着侧腹上黑色的龙纹,我看着火光不住地跃动。

我想我是知道的。

是痛。刻骨蚀心,像一个烙印在皮肤上狰狞着,并且永远不会消失。即使痛感不再,但那深深痛过的记忆,却永远不会忘记。

“是痛。”

我喃喃开口,目光落在背对着我的,熟睡的人身上。
那感情落在心头,成住坏空,我皆无动于衷。

痛在求不得。而我深知求不得。

评论